【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零二章 金眉玛丽亚 )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零二章 金眉玛丽亚

“可我并不是巫师,因为我宣扬进化论,所以被豪尔卡尼镇上的法官定了女巫罪,他们妄图用火刑把我烧死。”

“后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博尔基对这位漂亮的女孩充满好奇。

“是因为遇见了伦泽,他带着老虎部队恰好路过豪尔卡尼,在行刑的最后关头救了我。”

“原来我那徒弟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是的,博尔基骑士,你知道你徒弟如今在哪里吗?”

“自从伊卡伯爵死的那天晚上,伦泽从我手下逃跑之后,就再也没他的消息了。”

依海伊遗憾地对博尔基说:“听说伦泽想来营救帕尔菲菲。”

说起帕尔菲菲,博尔基立即变得很警觉。他神经质地朝几扇窗户外张望了一遍,又打开房门查看。 在确定没什么情况之后,他以微弱的声音对依海伊说:“在维拉尔山城堡中是不能提起帕尔菲菲这个名字的。”

依海伊只得把话题重新回到鬼身上。她对博尔基说:“鬼是怎么回事?他出现在什么地方?”

“那是四天前的事情。那天晚上,值班的卫士们突然听见一阵凄凉的哭声从女伯爵的空中花园传来。要知道自从坦丁主教囚禁了女伯爵之后,空中花园成了名符其实的空花园,里面没有一个人。”

“会不会是某个使女夜晚故地重游,情不自禁?”

“不会,因为听到哭声后,两个卫士马上走了一百多个台阶,去打探究竟。”

“究竟是什么,他们有没有打探出个结果。”

“他们又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哭声。”

“可能是一对即将殉情的恋人,否则不会在那个无人的地方哭哭啼啼。”

“不,你猜错了。当时两个卫士走到空中花园门口,正打算歇口气。然后他们隔着锁闭的铁门,看到一个人背对着坐在空中花园的一株月桂树下。”

“人都见了还怕啥!退一万步说,这座城堡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出现个把鬼也很正常。”依海伊满不在乎地对博尔基说。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小女孩,连谈鬼都那么淡定。”博尔基虽然号称堡内第一剑客,但论起鬼来,对依海伊也是恭谦有加。

“接着说那月桂树下的人,博尔基骑士。”

“其中一个胆大的卫士朝那人喊道——你是谁?干吗在这里装神弄鬼,赶快出来,不然大家抓你去坐牢。”

博尔基咽了口气继续说:“月桂树下的人头也不回,纹丝不动。就在卫士掏出钥匙,打算开门的时候,从花园深处晃出一个白色身影。据两个卫士回忆,白色身影行动似飞,飘浮诡异。眼睛一眨,身影已在近处。卫士们清楚记得眼前那张脸比她的衣服还要白……”

“这是个女的?”依海伊问。

“是个女的,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在这张雪白美丽的脸庞上那两道涂成金色的细眉。”

“金色细眉!我好像哪里听到过。”依海伊思索着。

“只见白衣女人轻轻将手一抬,一股难闻的气体从她身上发出,不一会儿,两个卫士变得头晕目眩起来,在他们后来的记忆碎片里,白衣女人似乎使用魔力,吸走了他们的钥匙,除去了他们的衣服,让他们一丝不挂,然后渐渐退去,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月桂树下的那个人呢?”依海伊问。

“也不见了。如果说起先哭的声音是白衣女人发出的,那么后来那个男声应该就是月桂树下的人。”

“可是博尔基骑士,你凭什么说他们就是鬼呢。这一女一男无非搞了场恶作剧,先用毒气把两个卫士弄晕,然后偷了他们的钥匙和衣服。”

“小姐,你以前在女伯爵身边的时候没听说过金眉玛丽亚的故事吗?”博尔基眼睛微微一亮,闪出恐惧的目光。

“你说起玛丽亚我就知道了,她不是帕尔菲菲的母亲吗?她是个绝色美女,而且还用黄金修了左侧的那道眉毛,所以人称金眉玛丽亚。”依海伊笑着回答。

“十六年前,一位名叫萨尔迪卡的立陶宛贵族青年来到维拉尔山要塞,向美丽的金眉玛丽亚求婚,但他比其他求婚会动脑筋——趁着夜晚直接爬进了玛丽亚的房间。”

“这个故事我也听说过。后来,玛丽亚居然爱上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