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章 从天而降的石头)


目录(连载中)


第一章 从天而降的石头

1437年12月,匈牙利南部维拉尼山。

这里风景如画,安宁静谧,只有德拉瓦河带着欢快的鸣溅,千百年来生生不息地流淌。

山谷里住着一户人家,长者叫贝拉·尼可,三十岁,因为一场大火,瞎了一只眼睛,面目狰狞。虽然心地善良,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尼可过着孤独的生活。他每天要翻过两座小山,到佩奇镇的圣伊利诺斯庄园替安德鲁爵士管理葡萄园。

后来,尼可家里陆续有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都是尼可领养的弃婴或是孤儿。大男孩名叫贝拉·维希,今年十二岁,小男孩贝拉·伦泽,今年十岁。女孩贝拉·安妮更小,才八岁。三兄妹自幼相亲相爱,尤其是对安妮,哥哥们都加倍宠护。

尼可爸爸白天外出工作,三个孩子就在山坡上放羊。维拉尼山的鲜嫩青草,把羊喂得肥圆滚壮。每当冬天,佩奇镇集市上贝拉家的羊总是最受欢迎。

羊肥了就会有狼觊觎。维希在爸爸的帮助下,发明了一个驱狼火轮,那是用十二个小铁罐做成类似风车的圆轮,每个铁罐里装有放焰火用的火药,并以导火引线相连。当遇上狼群的时候,维希就用火石点燃引线,引线又依次点燃每个铁罐里的火药,火药产生耀眼的火焰,并快速旋转,以此达到驱赶狼群的目的。每次放羊,维希就把这个大大的火轮背在身后,就像战士的弓箭,形影不离。

这天下午,雪后天霁,三个孩子又来到山坡放羊。冬天植被少了,所以羊群越走越远,只有在大山深处,才有更多的青草。

安妮跟着两位哥哥,有说有笑,她期待着圣诞节尼可爸爸送给她的礼物。两个月前,尼可爸爸答应给她做个会跳舞的木偶公主,她一直期待着,说不定圣诞节就能得到。

山坡越走越陡峭,安妮骑上维希大哥的脖子,一颠一颠,像是骑了匹战马,威武神气。伦泽哥哥手握弓箭,在她左后方保驾。

忽然,牧羊犬大叫了起来,边叫边退,声音凄厉恐惧。羊群也开始不安,几只领头的正漫无目的地四下乱窜。

“狼来了。”维希凭借经验判断。

他放下安妮,从背上取下驱狼火轮,捻出引线,准备打火。

片刻,从远处森林里果然走来七头灰狼。它们目露凶光、嘴露獠牙。头狼更是威严四射,杀气逼人。转眼,七头狼已成攻击队型,随时准备袭击贝拉家的羊群。

安妮躲在大哥身后,维希身材高大,眼神里充满自信,毫无畏惧。

驱狼火轮被维希点燃,一瞬间冒出浓烟和白光,并在十二个燃烧的铁罐带动下急速旋转。

群狼吓得纷纷退缩,有的直接夹着尾巴往森林里逃去。只有两只狼行动并不利索,慢慢地回撤,拉在最后。

“那是一头怀孕的母狼,身边的是它丈夫。”维希指着那两头狼告诉安妮。

“怪不得它走不快呢。”安妮说。

就在这时一支响箭突然从伦泽的弓上射出。

响箭拖着青烟直扑掉队的母狼,准确地击中狼腹,并引爆捆在箭身上的炸药,发出剧烈的声响。

安妮知道这是二哥自己发明的火箭,虽然简陋但十分管用。当硝烟散去,安妮远远看到那头倒地的母狼已被炸得血肉横飞。而那头公狼却沉着地站在尸体旁边,轻轻嗅着死去的伴侣。

“伦泽,你射死的是一头怀孕的母狼。”维希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是头母狼,我只是想试试改良火箭的威力。”

“它们都已经逃了,他还去伤害它们。”安妮责怪二哥。

“别傻了!想想大家被狼吃掉过多少羊羔吧。你对它们怜悯,它们可不会感谢你。”伦泽反唇相讥。

“小心,你们看……”维希警惕地喊道。

只见那头公狼竖起脖子,哀伤地叫嚎起来。声音在山谷里回荡,充满凄凉和寒意。五头逃在前面的狼听到声音相继转过身来,重新聚拢。一双双幽灵般的眼睛,怒视着伦泽三兄妹。

“狼群要对大家发动攻击了,”维希高度戒备地说:“安妮,你马上往家跑,把村里能叫的人都叫来。伦泽你用火箭驱赶它们。”

伦泽取出一支火箭,可两只手不停哆嗦,火石怎么也打不着。维希的驱狼火轮已用完了火药,安妮焦急之下竟忘了奔跑求援,三个孩子无奈地看着复仇的狼群步步逼进。

奇迹总在危急关头出现。

天色顷刻间暗了下来,迎着太阳的方向望去,一团云雾似乎着了魔一般东突西闯,异常活跃。云雾遮住了阳光,而且像雪球那样越滚越大。隆隆作响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不似雷电,又胜似雷电。

狼群停止了进攻的脚步,它们不知道响声是从西面的天上传来,只是四顾周围,警惕地寻找。

“那是什么,宙斯吗?”安妮比与狼对峙还害怕。

“看上去像是到了审判日。”伦泽不住地祈祷。

“大家别害怕,这可能是一种奇怪的自然现象,大家谁也没见过,但就像闪电打雷那样,过去就好了。”

“大家得找个地方躲一躲。”伦泽感到一些细小的东西从天上掉下来,像小冰雹般打在头部和脸上。

狼早已逃回森林,三个孩子赶着羊群试图走入一个山谷。

天上的云团变得更加巨大,把大半个天空盖得严严实实,整个维拉尼山被这片阴云笼罩,仿佛进入了魔法诅咒的暗黑世界。

那些小冰雹越下越密集,夹杂着泥沙土石,像是龙卷风带来的礼物。

“你们瞧,火光!”安妮指着天空惊叫起来。

乌云中透露出一片明亮的鲜红,如同嗜血的魔兽吐出食人的舌头。

“安妮赶快趴下,这团东西正从天上掉下来。”维希将两个兄妹按在一棵高大的黑松下面,以躲避天上的怪物。

“轰”的一声巨响,那怪物应该落地了。远处山上的积雪被震得漫天飞舞。又有几处山坡出现了雪崩,皑皑白雪像潮水一样向山谷涌来。

“向山下快跑!”维希抱着安妮,拉着伦泽朝山下狂奔。后面跟着羊群,羊群后面跟着白雪,一涌而下。

幸好雪崩到达山谷时已不再具有很强的势能,滑了一段路,也渐渐停了下来。

天色又恢复了明亮,太阳还是高挂在西面的天空。如果仔细观察,蓝天里还留着一条淡淡的云痕,这是刚才那个怪物留下的轨迹。

“究竟是什么东西搞得山崩地裂?”伦泽好奇地说。

“应该落在北面的山峰上,离这儿不远。”维希根据怪物的轨迹判断。

“大家去看看。”安妮早已去除胆怯,变回天真烂漫的样子。

于是,三个孩子把羊提前赶回羊圈,带上绳索和冰镐等爬山工具出发了。

北面的山峰高度在600米左右,对于贝拉家的孩子,这点高度不算什么,他们从小在山林长大,跋山涉水如履平地。所以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像敏捷的山羊,站立在山峰陡峭的石壁间。

但孩子们没有在山顶发现从天而降的怪物,只是看见更远的山坳里有一些奇特的景象。

那里所有的黑松似乎都倒下了,雪也消失了,黑松倒下所形成的扇形区域里面,散发着一股焦火的味道。

“那家伙一定落在黑松林里,就是扇形区域的中心。”维希带着两兄妹朝着树林走去。

“没想到离大家刚才放羊的位置还很远。”伦泽牵着安妮的手小心翼翼地从山顶往下走。

他们很快走到了扇形的中心,这里的松树全部被烧焦了。燃烧是瞬间发生的事,因为没有明火,只有一股股浓烟,呛得人不能呼吸。

“你们看,就是这个家伙。”维希第一个发现了从天而降下的怪物。

“这只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在烧成灰烬的草木堆里,躺着一块并不显眼的石头,大小如同一只小南瓜,通体漆黑,古怪而丑陋。

维希绕着石头转了一圈,确定不再会有什么危险,便小心翼翼地折了一根树技,然后走近这块天外飞石。

“我确信在天上的时候这块石头还要大,只不过在降落的过程中被分崩离析了。”伦泽分析道。

“可不是嘛,刚才在天上的时候,它还是个庞然大物,卷了好大一团云,可能是它飞得太快,所以变成了许多小石头。”安妮也同意伦泽的分析。

“你们看,这块其实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石头,它的黑色外表只是因为烧焦的缘故。再仔细看,可以隐隐发现它还有个红色的内胆……”

维希说着,伸手去取这块石头。然而,当双手抬起石头的刹那间,他有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凭经验这块南瓜大小的石头少说也得有十来斤重,可在维希手上石头几乎轻若无物。

“哇!太奇怪了,它简直像团棉花。”三个孩子轮流掂量着石头,发出惊奇的尖叫声。

“大家把它拿回家去给爸爸看,他一定从未见这么个神奇的家伙。”安妮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布兜,把石头装了进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