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抗疫记

? ? ? 当日历翻到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不再满怀恐惧或者疑虑,担心自己是新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因为我体温正常,心肺正常,呼吸顺畅,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感恩我的祖国,感恩所有在这场战抗役中付出时间,精力,金钱,甚至生命的人们!

? ? 一月二十四日左右,从群里看到,网友传来的视频,武汉封城:交警,武警,正在交通关卡,背景是防化团的车辆,我的情绪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我深深地知道:这个民族,又到了面临深重危险的时刻!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最少连续十五天,我就基本没有离开过手机屏幕了,一直从各种渠道,在盯着数据的变化。

? ? ? 我明白,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乖乖的待在屋里,不要出门。除夕夜,从军网、警察网、医护网站、各大医学院校的官网,实时发出的数据得知:相关医护人员,连年夜饭都来不及好好吃,就直接开拔武汉了。所有岗位相关人员,基本在除夕、大年初一,都集结到位!这个气氛是肃穆的,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同,信息闭塞的,或者防疫常识没有普及到位的,或者个人防疫意识薄弱的人,还在欢天喜地的过年。

? ? ? 除夕夜,娃和他爸喊我去他奶奶家吃年夜饭,去年就没去,如果今年还不去,估计就只有被休的命运了。虽然国家在三令五申:不要聚餐,不要集会,我终究还是怕被休,怕被休了后,引起连锁反应把我老妈气死,虽有一万个不情愿,我还是去过了下场,扒了几口饭,半个小时后就回来了。

? ? 年初一大早,七点左右,就有消息传来:武汉一线医生,感染新冠状病毒离世。其时,我的兄弟们前脚刚到家,马上就被调回岗位,已经在交通岗亭,火车站驻守,打响防疫防控战了。

? ? 随后各大自媒体的相关信息,铺天盖地,源源不断地涌来,湖北人,武汉人,成了《冰山上的来客》。年初二,娃他爸被他们企业的人喊去火车站取车,这一刻,我是真心醉了,有些人,是真的可以做到:视规则于不顾的!国家三令五申,非常时期,不要客串。可他们好像不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想聚就聚,想串门就串门,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的步伐,他们眼里只有自我,只有眼前的利益,是无视大局的;这一刻,我深刻的认识到了:有的人,利益冲突的时候,不管有多么的危险,义无反顾的投入了捍卫民族和人类的大爱中,还有的人:“我的眼里只有我”,路行至此,无言以对。

? ? ? 年初五左右,企业就线上开工了,相关负责人开始收集相关数据:要求各渠道的人员,汇报假期出行情况:是否接触有从湖北返乡人员?于是,我躺着也中枪了,那半个小时的年夜饭上,定是有家庭成员来自湖北的。

? ? 如实上报数据,于是,我的焦虑开始升级:我会不会被感染?上报数据后过了几天,企业就有相关负责人爱心调查:情况是否属实?如有不适,及时反映情况。大央企,实行的效率果然是响应级别最快速的。

? ? ? 紧接着,梳理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程:

? ? 一、临近年底的时候,有家庭人员在医院住院,我去了几趟医院;

? ? 二、接触了湖北返乡人员,

? ? 三、问题的核心是我真的全身乏力,还胸闷;

? ? ? 综合三个因素,个人的抗疫战就全面打响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新冠状病毒感染者?但近期的行程,及这几个月的高压下,我的身体开始抗议:引起感冒,进而疑似有普通肺炎症状,这确实是真的。这个时候,市内已经启动公共卫生重大突发事件I级响应,街上基本空无一人。我的抗疫 ,我只能靠自己了。

? ? ? ? 从最初的不适,到二月二十五日完全恢复正常,这期间:? ? ? ?

? ? 一、累计服用了15付中草药;

? ? 二、蓝岑口服液四盒;

? ? 三、抗病毒口服液一瓶;

? ? 四、橘红痰咳液三盒;

? ? 五、蜜炼川贝枇杷膏两瓶;

? ? 六、一日一苹果。;

? ? 七、每天熏艾条,早晚各一次;

? ? 八、早晚梳头,保护脑血管。

? ? 这期间,从一月二十五日开始,一直宅着没有出门,直到二月七日凌晨两点左右,李医生离世了,我觉得这个新冠状病毒带给我的恐惧,还在升级!这时,钟老说的新冠状病毒潜伏期,也从14天调整到了24天左右。我算了一下:从1月25日-2月10日,才14天,2月7号的时候,我的呼吸状况还没有完全好,我的药材存量也不够了;于是,2月9号,我下楼去买药,楼下三家药店有两家关门,没有营业。

? ? 后来在大一点的那家药房:买回了五付中药,和一盒艾条,三盒橘红痰咳液。那天,我是晚上去的药房,疫情的气氛,依然还是很凝重,空气里都好像能感觉出来。我问店员:“你们上班怕不?”很显然,这问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的没有什么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 ? ? 店员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带着口罩和防护手套,在柜台前操作,我能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害怕,当时,店里有两位店员。一位是始终一言不发,在药店靠内部的位置忙乎,我问话的那一位,很显然,她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在非常时期乐于在岗位上作业,她还是内心害怕的,但是那是她的责任,所以怕她也上岗了。那天她回我话:“下班了,对着大家部长去打几个喷嚏……”,我当时想说:“小姐姐!你太可爱了,就算你下班以后,想对着你们部长打几个喷嚏,但非常时期,你能坚守在这个岗位上,依然是最可敬的人!”。可是,我没有说出来,多说话,就会产生多的唾沫,就会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我只说了句:“我这个处方是本市正规医院开出来的感冒处方,你拍一下照,保存一下吧,也许用得着。”

? ? 于是,她拍下处方的照片。我提着药材,去隔壁的水果店,买了两盒水果就回来了,记得进水果店的时候,那水果店的店员也是拿着体温枪,在我的额头上测。幸好,我一直都没有发烧,年前,家里有以前存下的中药材,那些药材有清热的作用。我只是无力,胸闷。否则,又会升级了。

? ? ? 回去服了药后,情况有所好转,还是待在家里,没出门。但呼吸的症状,还没有完全畅通。到2月19号的时候,楼下的药店已经都开门营业了,但感冒、发烧、咳嗽药、不拿身份证登记,药店不卖。于是,娃爸拿我的身份证去买了两瓶蜜炼枇杷膏回来,喝完这两瓶蜜炼川贝枇杷膏,其时,已经是二月二十五日左右了,我的状况至此,已经完全正常了,谢天谢地!我终于在惶恐中,一招一式,一瓶一罐战胜了这次感冒,或者说是肺炎,或者说是呼吸系统的疾病,个人抗疫算是取得了全面胜利。

? ? ? 这期间, 二月十二日左右,小区的相关负责防控工作的人员,是两位女士,挨家挨户来登记:是否有接触湖北返乡人员?是否有相关症状?她们来敲门的时候,我说:“你们辛苦啦!您戴口罩的方式,两侧鼻翼跟脸接触的部位,有很大的缝隙,这样有感染的风险,建议用指腹把鼻翼两侧的口罩压紧一点。”同时,她们很关心的交代:“不要出门,要是需要买菜,可以跟物业打招呼,帮你们买了送过来。”他们的工作真的是实行到位了,除了速度慢了一点点。

? ? ? 二月二十日左右,小区的出入口,人员和车辆凭出入证进出了,最严查的几天,快递员都不让进小区。快递物品,直接放到小区出入口的治安亭,电话通知去治安亭取。不准放楼层下面的速递易,也不准放丰巢快递柜。这次物业的工作做得很到位!电梯间里,有一次性使用来按楼层按钮的小纸张,楼梯间也经常有消毒水的气味,在周边几个小区,都有感染病例的情况下,大家小区做到了零感染,为物业工作人员和居民们点赞。

? ? ? 好消息也不断传来,三月初,小侄在这个非常时期哼安哼安的哭着出生了,弟弟大年初一就上岗了,一个大肚婆,留在她娘家照顾,也是一直的挂念,母子平安!祖国多美好,深深地感恩这一届国家领导人,感恩所有的付出者!大家的幸福来自于你们的担当、敬业、无私、与牺牲。

? ? ? 前两天,企业早会请来专家采访,其中就有上海的张博士。张博士年初的时候,在病房巡视时,说的一段体恤一线工作人员的话,共情已到极致,估计瞬间圈粉上万,也做到了真正的公正,下情上达。这次,张博士说:“境外疫情还在蔓延,大家国家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在这次抗议中,很多央企和公立医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医疗系统,累计有五万医护人员驰援湖北,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他的同事们也快从武汉回到上海,复工在即,预防概率的感染,

? ? ? 张博士建议:

一、外出办事,谈话保持一米外的距离;

二、交谈时飞沫不要喷到脸上;

三、勤洗手;

四、室内勤通风;

五、特定人群作业时佩戴好口罩。

? ? 另一位专家建议:

? ? “增强体质,锻炼身体,是每个人一生的事情,要从儿童抓起!从娃娃抓起……”

? ? ? 专业的力量,某种角度,是生存的力量!愿你我能践行。

? ? 文末,庆幸你我还安好!

? ? ? ? ? ? ? 向远离者致敬!

? ? ? ? ? ? ? ? ? ? ? ? ? ? ? ? ? ? .YLK.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03.14


www.701.net首发!敬重原创,转载请联系编辑,谢谢!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