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连载:风海 第一章 3

时间:大唐至德二载七月三十日? ?

地点:漆州城头? ? ? ? ?

距漆州城破还有一百天。? ? ? ?

杨闻道将手搭在箭楼瞭望口两侧的垛墙上,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借着近处的灯笼,将城池周围仔仔细细地环视一遍。前方,是延绵不绝的叛军大营;脚下,乃崇墉百雉的巍巍城墙;身后,有温馨宁静的万家灯火。可惜,无论上下、远近、前后,依然见不到半个援兵的影子。

他仔细算过,今日大战之后,叛军主将令狐潮手下至少还剩两千人左右。另外,正在攻打宁陵县城的叛军副将薛相,手下也有铁甲步骑八百。二者相加,围在漆州城附近的叛军总有三、四千人之多,城里区区八百团结兵无论如何在人数上都处于劣势。更何况,自己手下的这些团结兵,大多都是刚刚从附近乡县里征召而来的农夫,战斗力可想而知。他想,这笔帐,大概城里的将士们也都在心里默默盘算过。怪不得,虽然今天的守城战赢得还算漂亮,可是眼下的漆州城上气氛却十分凝重。若不能及时鼓舞士气,增派援兵,这座屹立在中原大地上已经数千年之久的漆州古城,迟早会再次陷落。

吴王殿下,您的援兵此时此刻尚在何处?

杨闻道默默凝视着远方,面如平湖,焦灼的内心却早如翻江倒海。

夜色已深,万籁无音,一道拖着长尾巴的流星像一柄快剑一般从南向北划破天际。这光剑银白如雪,刚好从杨闻道的头顶正上方迅速穿过。片刻辉光照在他明光铠与烂银盔上直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流星过后,又忽地平地卷起一阵恶风,发狠似的猛烈向城头吹来。杨闻道一手握紧腰间银纹佩剑,另一只手用力攥住垛墙一角,立在狂风里岿然不动,任凭背后的浅绯色披风被狂风吹得噼啪作响。

仆固常雕一时竟看得呆了,心说:“就算是武德、贞观年间的那些开国名将,想来其神采也不过如此吧。”

他见杨闻道皱起了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硬顶着狂风向前走了几步。

“杨团练,方才那道流星,还有眼下这阵妖风,似乎来者不善呐。杨团练,你说,这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兆头?”

杨闻道心下一惊,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微小举动而再次动摇军心。站在他身后的年轻副将像是读懂了他心思似的,向莽撞的仆固常雕暗暗使个眼色,低声说道:“仆固校尉,你可是咱漆州城里的老兵了,现在又是城门卫的主将,可不能跟那些村姑村汉一样疑神疑鬼。大伙儿好不容易才打了一场胜仗,你可别让一颗不相干的流星扫了大伙儿的兴头。”

仆固常雕倒没想到这点。他摸摸鹰钩鼻,极为尴尬又满是歉意地咧嘴一笑,茂密的络腮胡须随着脸部肌肉的抖动而微微震颤。

“小傅将军说得对,兄弟们现在可都是在刀头舔过血的大唐军人了。今日一战,咱们刀山火海都闯过来了,区区一颗扫把星,有什么好怕的。兄弟们,你们说是吧?”

他干笑几声,棕褐色的脸庞上伤口和褶皱挤在一处,顿时沟壑纵横。

杨闻道这才转过身来,从脸上挤出几丝笑容,用雄浑的嗓音高声说道:“将士们今日抗击叛军,乃是堂堂正正的忠义之师。陛下虽然远在灵武,但他也一定会为大家而感到骄傲的。将士们今日守城不易,田老都尉和王太守说了,等过几日吴王殿下援军一到,他们就将功劳簿呈送给吴王殿下,请他代表大唐皇室为大家册封赏赐。”

他故意顿了一顿,看到自己这句话并没能让气氛活跃起来,于是接着说道:“方才那颗流星,我看得真切,它越过漆州城楼,直愣愣地向北而去,最后没入叛军营地后的山谷之中。依我看,这明明是上天在告知我等,将有凶兆显于叛贼,说不定,这凶兆就应在他令狐潮的性命上呢。大家在城头上多多预备弓箭、擂木、炮石。令狐潮这贼首若是胆敢再来攻城,大家就让他落个有去无回!将士们,大家努力杀贼,报效朝廷。若有谁能击杀贼首令狐潮,我杨闻道赏他铜钱三十贯,武勋和官职各升一级。”

“好!大伙儿都听见了吧?谁要能砍下令狐潮的狗头,马上就能拿到足够的钱留着娶媳妇用。”傅永福指着几个年轻的城门卫士兵,故意说笑起哄。

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士兵似乎仍然对流星之兆心怀惧意。他用细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悄悄问道:“傅将军,扫把星神真的能分清楚谁是唐军,谁是叛军吗?”

“是秦小虎吧?扫把星神神通广大,当然能分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啦。咱们杨团练说话你还不信吗?”傅永福说罢,别过头,冲着远处的叛军大营使劲儿唾了一口,恶狠狠地咒道:“扫把星神啊扫把星神,您老人家可千万看清楚喽。打红色军旗的是唐军,打绿色军旗的是叛军。求您神仙老人家多多保佑,可一定要光死叛贼不死唐军啊。”

城头上终于有了星星点点的笑声。

仆固常雕也被激起了胸中豪气:“兄弟们,谁能取下令狐潮的狗头,除了杨团练有重赏之外,老子也情愿把珍藏多年的那坛西域葡萄酒给拿出来,嗯,分给他半坛子。”

几个跟他相熟的中年士兵开始起哄:“谁稀罕半坛子酒,要送就送一整坛。”

仆固常雕急得脸色发白:“去去去,还得寸进尺了。那葡萄酒可是当年仆固大帅送给我的,一直留着打算给闺女当嫁妆用,老子自己还没尝过呢。”

城头上又是一片哄笑,更多的将领和士兵向杨闻道这里围了过来。

杨闻道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深知,白天的这场守城战,对城门卫里的许多人来说都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经历战争。他们中有的被锋利的刀剑所伤,有的目睹了亲友同伴的死亡,有的甚至亲手杀了人。这种事情对于这些普通本分的乡野农夫来说,都是极其恐怖的梦魇。战争会让人迅速成长,也能使人轻易沉沦,杨闻道打定主意,他得想办法解开手下将士们的心结才行。

他把周围的将领、士兵们全都招呼了过来,让他们围着自己站成几圈。

“你们之中,之前就在漆州折冲府里当过府兵的,请举手。”他说。

“哗”有十几个人举起了右手。

“好!”杨闻道对这个数字很满意,他又问:“在今日之前就上过前线的呢?有几个?来让我看看。”

这次有五、六个人举手。

杨闻道点点头:“很好,咱们城门卫里也不全是新兵嘛。”接着又问,“那你们之中,有没有之前就在战场上和敌军交过手,甚至亲手杀死过敌人的?”

这下只剩仆固常雕还高举着手了。

“仆固,你告诉大伙儿,你是哪年上的战场,又是跟谁交的战?”杨闻道明知故问。

仆固常雕一下站得笔直:“回杨团练的话。我自十六岁入折冲府,随军轮班宿卫长安整整二十二年。八年前,也就是我三十九岁那年,我终于累功升迁为旅帅,被选拔编入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大帅的部队里,随他攻打吐蕃石堡城。第二年,也就是天宝九载,我又率一小队人马,跟随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高大帅,随他一起攻破石国,俘虏国王王后等上千贵族。在这次战役之后,我也因功升迁为漆州府城门校尉,从此和杨团练一样,成为老田都尉的忠实部下。这一待,就是七年。”

仆固常雕一边说着,一边松开皮条卸下胸甲,然后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内衫,露出里头黑黝黝结实的胸膛来。胸膛上三条刀疤自左向右横贯,微微隆起,结成了三道蜈蚣一样的深褐色肉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