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无极》第一百一十章:龙神之爪


穷奇不愧是上古凶兽,虽然现在的它是借用的白鹤的身体,其根本实力还发挥不出原本实力的十之一二。

到就算如此,在上万年后的今天,仍旧可以说是顶尖的存在,毕竟不是谁都能够称之为凶兽的。

作为上古四大凶兽,穷奇虽然说是排在最末的一个,但其实力,仍然不可小觑。

也只有凤凰的神兽之息,才能够对它产生一定的压制作用。但无奈,无论是对于凤凰还是穷奇来说,剑痴的身体都太弱小了一些。

凤凰那庞大的神力,还是由于凤鸣剑承受了大部分,剑痴才可以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他的身体,也是即将到达了极限。

他的口鼻之中,都有着鲜血在向外渗出,只是,鲜血一渗出,就被包裹全身的金红色火焰给蒸发成了虚无。

凤凰知道,这样的情形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和穷奇之间,必须要做一个了断了。

只是,现在他的力量,又能够发挥多少呢?

“前辈,让我来吧!”剑痴忽然请求道,这实在是出乎了凤凰的预料。

“你?”凤凰很是讶异。

“只不过,我需要时间,还有前辈的力量!”剑痴说道。

凤凰忽然一笑,然后,化作一道金红色的凤凰虚影,融入到了凤鸣剑中。

顿时,一阵凄厉的凤唳声,剑痴手中那把金红色的长剑,忽然冲天而起。

化为无数道长剑,没把长剑都沐浴在熊熊的金红色火焰之中,隐隐间呈现出金红色凤凰的形状,向着穷奇笼罩而去。

穷奇的眼中,也满是那漫天金红色的剑影,至于弱小的剑痴,已经被它选择性的遗忘了。

毕竟,在他的眼中,人始终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就像是苍鹰和蚂蚁!

蚂蚁即使是再强大,苍鹰又何时低头正眼瞧见过蚂蚁?

一声怒吼,它那硕大的身躯不仅没有退却,反而是向着凤鸣剑扑了过去。

因为,它一直都在贪婪着凤鸣剑中的凤凰真灵!

它的身躯,在扑过去的一瞬间,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的乌云。

那无数的金红色长剑,与黑云相遇!

并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也没有绚丽无比的光华。

他们的相遇,就像是时间与空间的相遇,静止,是他们之间唯一的状态!

无论是凤鸣剑还是黑云,都处在于一种诡异的静止状态之中。神兽与凶兽的碰撞,在千万年后的今天,再一次上演!

就连远处山谷中四处奔逃的野兽,也是在一瞬之间被定格。

刀狂和琉璃他们三人,也是被定格在那里,就叫他们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刀狂一脸的惊诧,用力支撑着自己笑起来,只是他才站起来一半,就保持着佝偻着腰,微微站立的姿势。

琉璃微微伸出手,脸上慢慢的都是担忧,就连那一滴滚落在眼角的泪,也暂时停留在那里。

剑痴全身沐浴着金红色的火焰,在这一刻忽然开始动了,所有人都已经静止,就只有他一个人还可以动。他的手臂上,鎏金铠在流淌着不断的在他的右臂每一处流动。

那已经不是寻常的铠甲了,更像是拥有着生命一样。右手缓缓抬起,全身上下金红色的火焰,缓缓朝着他的右手汇聚而去!

不仅仅是他身上的气息,就连周围空间之中,也不是散发出“喀喀”的响声,整个空间,就好像有着无数的裂缝一般,一点点亮白色的光点,从这些微小的空间裂缝中被剥离了出来,也是渐渐朝着剑痴的右手汇聚而去。

他全身金红色的火焰,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全部集中在了他的右手之上。

他的眼耳口鼻之中,都有着鲜红色的鲜血渗出。

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无比的专注与认真!

右手的食指,缓缓的伸出,十分缓慢的在空中画着一个个诡异的符号。

只是他的动作很慢很慢,似乎没动那么一下,就仿佛有着千钧之重的力道。

但是,他手指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每一笔划过,都会在虚空中留下一丝淡淡的金红色的火焰,在这些火焰之中,还有着淡淡的光点在闪烁着,这是从空间裂缝中汲取到的神秘力量。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慢,那一个个诡异的符号也渐渐的在虚空之上成型。

那是一个巨大的爪子模样,长短不一,刚好五根爪子,燃烧着熊熊的金红色火焰。

剑痴并没有停,尽管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渗出的血迹也是越来越多。

但是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坚毅,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在划动着的右手食指,瞳孔已经收缩到了极致。

他几乎已经到达了身体能够负荷的极限,手指几乎都已经停止了划动。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停,他还有需要自己保护的人,他还没有带她回家!

她一定很想家吧!

他知道的,就算她从来没有说过!他也看见过在无数个晴朗的夜晚,她一个人孤单的看着满天飞繁星,孤独的蓝月!

他知道,她在想家!

他答应过她,他要带她回家,所以,他绝对不能够停下来!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停下!

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够停下来。

那本来已经快要停下来的手指,再一次划动了起来,那本来已经快要熄灭的金红色火焰,忽然从他的血液中燃烧了起来。

嘹亮的龙吟,清脆的凤鸣声,在他的血液中同时响起!

剑痴的手指,终于画完了最后的一笔!

然后,他的右手手掌,就那样轻轻的拍在了那只虚幻的金红色火焰爪子之上。

全身的金红色火焰,经过他的右手手掌,源源不断的注入到那个金红色的火焰爪子上面。

那用灵力画成的符文,突然就那样毫无预兆的燃烧了起来,一阵剧烈的涌动在火焰之中,一个金红色的洞口忽然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不停的蠕动着。

一声凄厉的凤鸣声忽然想起,所有静止的一切,在这一刻忽然就活了过来!

凤鸣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经回到了剑痴身后的剑鞘之中。

穷奇的身影,忽然在一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了剑痴的面前,张口就咬了下来。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金色的爪子,从那金红色的洞中深刻出来,按在了穷奇硕大的脑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