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三十九章 康科勒琴声)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三十九章 康科勒琴声

“这似乎是一种有毒的气体,一旦吸入人体,就像斯列第茨战士那样,痛苦倒地,窒息而死——毒气毁坏了人的呼吸系统。”。

离开尼古拉斯和库什科娅妮夫人,伦泽四人继续赶往维吉堡。路上,他们讨论着瓦拉几亚人的白烟。

“传说瓦拉几亚有些女巫专门从一种名叫押不芦的植物里提炼毒物,点燃之后毒烟受其控制,可以消无声息地发起攻击。”佩罗妮说。

“你有没有发现,瓦拉几亚两个法师宽大的袖子里像是藏了鼓风机,用它们产生强大的气流来驾驭毒烟。”法尔猪观察得仔细。

“现在我才知道开战前尼古拉斯为何如此恐惧,瓦拉几亚凭借区区几十个人,居然打败了斯列第茨的两千大军。”伦泽说。

“这就是武器的力量。”法尔猪道。

“得是先进武器才行。”依海伊争辩。

“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越是先进武器越会造成伤亡,这样的话,发明武器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小时候也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器,但长大之后,我少了这方面的兴趣,因为我总被这个问题所困扰。”伦泽感慨地说。

“只有强大才能使人畏惧,别人才不会来给你制造麻烦,或许这才是发明武器的终极意义所在。”依海伊觉悟道。

路渐渐窄了起来,从佩奇镇到维吉堡必须翻过300多英尺高的一座关隘。

“佩罗妮,现在你可以把秘密说出来了吧?关于洗脱我杀害维希大哥罪责的秘密。”伦泽记起出发前与佩罗妮谈好的条件。

“行。这还是去年六月份的事情,那天晚上,天没有完全黑。奥里就让大家回到屋里休息,理由是这几天大伙走街串巷累了,应该好好休整几天——要知道,平时晚饭后,奥里都会让大家继续练功的,尤其对我这类智质平庸,悟性不高的新手更是严格要求。而这天却是从未有过的例外,大家甚至还被允许去看费劳恩小戏院的木偶剧。”

“你的意思是——”伦泽说。

“事出反常必有妖!”依海伊替伦泽说完了整句话。

“不错,但当时我没有这样揣测,兴高采烈占据了全部的心情。我在波妮婆婆房间里吃了她新做的蓝梅浆,然后去马戏团大门口和演杂技的小苏菲会合,大家约好了去看木偶剧。”

“真是令心愉快的一个晚上!”法尔猪笑着说。

“可不是嘛,但当我哼着歌走过练功房的时候,发现门没有锁——如果换成其他人,兴许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但我曾经单独听过奥里对我的教诲——‘你这孩子手脚毛毛躁躁不说,还容易丢三拉四,就像上次你居然忘记吹灭房间的蜡烛。我要说在马戏团里切记防火防盗,大家吃饭的家伙都在练功房里,所以最后离开一定记得把火熄灭,把门锁牢。’”

“奥里真是个仔细的老板。”法尔猪不像是表扬的口气。

“所以我就愣着站在门口,寻思是否应该找来钥匙把门锁住……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练功房里传来了细微的,几乎不可听见的说话声音,轻得就像蚊子叫一样。”

“你走进去听不就听清楚了?”法尔猪急着说道。

“如果换成你也许敢走进这黑暗的大房间,但我这个小姑娘怎么敢,于是我第一反应就是得尽快离开,我才不管练功房的门没有锁住呢。然而……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康科勒琴发出的声音?”佩罗妮唐突地问。

每个人都一脸惘然。

“我永远记得那几声康科勒琴——虽然短暂低微,却沁人心脾。就像一位诗人寥寥数语,却在不经意间留下了永恒的诗篇。”

“什么是康科勒琴?声音有那么美妙?”伦泽问。

“康科勒琴源自芬兰,传说是法师维纳莫宁用狗鱼的下颚骨和种马的毛发制造的一种乐器,它能发出美妙声音来吸引森林中所有的动物。

在马戏团里也有一把古老的康科勒琴,不知从何而来,但一直作为摆设放在练功房的角落里。

我有几次把玩过这把琴,但声音呕哑嘲哳、不堪入耳。

总之团里谁也不会弹奏它,然而那天晚上它居然在某个人的手指间复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