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十章 伦泽不认识赫琳 )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十章 伦泽不认识赫琳

“其实,伊卡伯爵早有打算。你们知道,因为向帕尔菲菲求婚的人太多,所以伊卡伯爵搞了个月光博弈来替帕尔菲菲甄选丈夫。可帕尔菲菲本人却喜欢上了一个叫内斯的人。一个善于用甜言蜜语博取帕尔菲菲芳心的英俊男士。他还富有智慧,他用恐吓和贿赂的手段将其他竞争者一一退去。按照月光博弈的规则,如果三天内只有一名挑战者,那么此人无须闯阵就能成为最终的获胜者,迎娶帕尔菲菲小姐了。”

“伊卡伯爵不可以随便找个人,然后宣布要同内斯竞争吗?”依海伊问道。

“这个想法行不通。当时我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但是月光博弈有规定,首先,这个人必须是16周岁以上,25周岁以下的年轻未婚男子。第二,这个男子必须会剑术。第三,博弈有生命危险。当时看来,能帮助伊卡伯爵解决麻烦的只有我了,我用自由跟伊卡伯爵做了个交易。”

“原来是这样,当时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自告奋勇地参加挑战。”依海伊说:“你把帕尔菲菲给气得够呛。”

“内斯骑士起先也非常恨我,但在石阵中我救了他几次,他和我称兄道弟起来。总之,他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坏,而且我后来回忆内斯在石阵中谈话,隐隐觉得他对蒙古人宝藏的兴趣比帕尔菲菲还大。”

“倘若内斯来维拉尔山要塞是奔着宝藏而来,帕尔菲菲岂不是枉费痴心一片。”依海伊叹息道。

“先不说他了。我刚才讲到,我参与月光博弈完全是跟伊卡伯爵作了一个交易。我帮他阻止内斯获娶帕尔菲菲,他给我自由。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我居然成功地闯过了石阵。但伊卡伯爵不存在因为我获胜而使他难堪的事,他早就让博尔基骑士为我准备了逃跑的计划。”

“原来你跟博尔基是串通一伙的。这么说伊卡伯爵之死不是你所为。有人猜测会不会是伊卡伯爵让你自动放弃帕尔菲菲,然而你没同意,于是发生了争持,最后你把伊卡伯爵给杀了。”依海伊笑着说。

“我怎么会去杀伊卡伯爵。那天晚上,博尔基把我带到了圣维特教堂荷赛修士那里接受治疗——我确实受了点皮外伤,但完全没必要去。博尔基这样安排的目的是把我带出监狱。

教堂的医疗室里,仅有我、荷赛和伦泽三人。看守的卫兵被留在了门外。于是我掏出了一把手铳,佯装对准博尔基说——如果想要性命的话就请把剑放在桌子上。”

“慢着,你哪来的手铳?博尔基骑士事先给的吗?”

“不,这把我自己制作的手铳我安妮妹妹从家里给我带来的。这个说来话长,以后再讲。

博尔基骑士配合得很好,我把手铳顶着他的头,然后他把佩剑给了我。那个荷赛修士一语不发,他吓坏了。

博尔基引导我从另一扇门离开圣维特教堂,然后向城门走去。路上出了一点小波折——大家遇到了宾斯和他的夜巡队。好在他见博尔基很恭敬,也没特别关注我。于是我顺利地来到城门。

可是到了城下,博尔基对我说不能从城门出去,晚上士兵盘查的严,容易露馅。他告诉我在城墙的角落里放着一部云梯,可以通过云梯翻墙出去。博尔基要真够意思——他让我在他腿上刺一剑,这样他好有个交代。于是我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在他装模作样的大声求救声中,我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墙,等到士兵们下来追捕时,我早已纵身跳出了墙外,落在一片火绒草堆里。

离开城堡,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回埋藏的宝贝。现在你们两个都是我的生死知己,所以实话对你们说了也没有关系。我的宝贝有两件,第一个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能大能小,轻若无物。因为她全身通红,所以我父亲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红衣盖娅。”

“红衣盖娅?就是你跟赫琳说起的那个玩意?”依海伊问。

“谁是赫琳?”伦泽似乎不认识这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