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五十二章 桃花阵)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五十二章 桃花阵

“水龟能在黑暗中辨别方向吗?”法尔猪问伦泽。

“需要辨别什么方向呀,顺着水游就是喽。”伦泽轻声答道。

洞穴看起来很漫长,因为过了许久四个人还是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洞里的水声以及水龟调整的方向告诉我,刚才应该经过了一个三岔河口。”法尔猪的空间感异常灵敏。

“分支繁多是地下溶洞的特点,你只要坐稳别掉水里就行了。”依海伊抱着法尔猪说。

这么说乌龟在水里是不会迷路的,对吗?”佩罗妮既好奇又害怕。

“放心吧,就算洞里再复杂,水龟也能把大家送出去,有时候动物的能耐可比人类强。”伦泽哪怕心里紧张,话语还是镇定自若。

“瞧,前面有亮光了。”法尔猪为大家带来了希翼。

当两只水龟从洞里游出时,四个人发现此时的河道已变得很窄,甚至不能称之为河流,而以小溪来形容更为适合。

伦泽抬头仰望,头上苍鹰盘绕,四周群峰矗立。这里是一个幽深的山谷,阳光被高山挡在谷外,唯有一片轻渺翠微折射进每个人的视野。山谷出奇的安静,除了潺潺水声,竟然听不见鸟语虫啁。小溪两边都是桃树,树影婆裟,密密匝匝。如果到了春天,定会有满谷红雨、遍地落英的迷幻景色。

“看到桃花,我就会想起依海伊的记忆片段,什么时候能在豪尔卡尼找到你心中的桃花林。”伦泽对依海伊说。

“随着身边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我心中的桃花林反到不是特别重要了。”依海伊笑着说,“等大家到了要塞,打听到伊丽莎白的下落再作打算吧。”

依海伊正说着,两只大水龟却爬上溪岸,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它们的意思是目的地到了,大家该下来了?”佩罗妮问。

没想到她身下的水龟竟然又点了点头。

“可这里不像是维拉尔山要塞呀。”法尔猪对水龟说。

谁知法尔猪下面的水龟伸长脖子,头足并用,顶着草地来了一个侧翻,将法尔猪和依海伊从背上摔了下去。

佩罗妮见状,赶紧乖乖地下来。

两只大水龟好像完成了主人交待的任务,如释重负,爬回水中,扑通扑通,便沉入水底,留下的只是几圈涟漪。

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打算。

好在硕大的桃子已熟透,散发出阵阵清香。四人摘下十多颗大桃,用溪水粗粗一洗,便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填饱肚子,每个人都有了赶路的力气。他们穿梭于桃树林,试图找到山谷的出口。

可让人悚然的是,就算抬头看得见远处的山崖,可就是绕不出桃树林。四个人仿佛陷入树的汪洋,落进枝与叶组成的迷宫。

“大家迷失在这片奇异的桃树林里了。”佩罗妮哭丧着说。

“像是人为设计的,如同月光博弈阵。”依海伊说。

“月光博弈阵里面还有路径可供选择,但这里大家面对的是如此雷同的景物,没有道路,没有可标记的东西。”伦泽无奈地说。

“大家就朝着一个方向径自走,遇到挡路的树就用镰刀砍断……”法尔猪发起了犟脾气。

“就你这把镰刀,杀人还行,砍树还太嫩了点。遇上粗大的树干,没几下镰刀就会先折的。”伦泽说。

“总不能住在这树林里吃一辈子桃子嘛。”佩罗妮嘤嘤道。

佩罗妮话没说完,却感到后脑勺猛然生疼,像被子弹击中一般。

“谁用桃核打我?谁用桃核打我?”佩罗妮从地下捡起一颗刚吃完的新鲜桃核,质问身后的三人。

“没有人啊——大家都在想办法找出路,谁还有空跟你寻开心?”依海伊说。

伦泽想到了额尔宝,当初在月光博弈阵中曾被这个越长越小的大哥用石头弹丸打过头。不晓得额尔宝现在随着妻子古丹蓝在维拉尔山要塞的监狱里过得怎么样?而且自己还与他们夫妇有过约定——帮助额尔宝找到返小还老的解药。

哪些都是啥药呀?古丹蓝说过,《金兰循经》里面有解颠钩断雷的药方,但药太难找了——要冬天采集的一百磅迷迭香、万年雌云杉的十枚果实,然后以轻木作碳,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圣水为汤,连续煎煮一天一夜,才能熬成。

冬天的迷迭香在维拉尔山上就可以找的到,只不过是数量问题。万年云杉也能找到——听伊丽莎白说起,在布诺森林就有一棵,不知道是雌是雄。至于圣索菲亚大教堂应该是在东罗马的君士坦丁堡,路途遥远,又不知里面的圣水放在何处,贵不贵重,该是最难取到的东西,须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