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五十二章 颠钩断雷 )


目录(连载中)


第五十二章 颠钩断雷

就在圣维特教堂的护理员把内斯抬去治疗不久,守在门口的人群中发出了一片惊异的呼唤声:“看,那个年轻人出来了。不,不是进去的那扇门,他在那头……”

伦泽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身后,他是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他虽然衣衫褴褛,身带剑伤,但还是步履矫健,精神振奋。

走到人群前,伦泽停止脚步,举起右手,只见他手中有一枚红宝石做成的大钥匙正闪闪发光。

“哦,天那,这就是传说中打开石阵出口死亡之锁的绝地红尊。” 艾塔司礼官看着红宝石喃喃自语。

“你是怎么出来的?我的英勇。”伊卡伯爵不知所措地问。

“是烟熏牛肉。不是它没准我还出不来呢。”

离伦泽不远和依海伊用黑衣盖住了大半个脸,但伦泽仍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喜悦。

当两把剑刺及面门那一瞬间,伦泽凭着本能,身子一侧,右手亮出玄龙剑,并用剑身与对方两剑形成缠绕,然后迅速伸出左手,按照博尔基教的夺剑式,将粘在一起的三把剑往后拉,同时用右手控制剑柄,压迫对方手臂使其扭曲。

就在一拉一扭过程中,伦泽感到像是触到了真实的肌肤,温暖又柔软。只见两双手放开了握着的剑柄,两剑双双跌落在伦泽的左手之中。

“咦?”王、后两人相向交换了诧异的眼神。

“你们是真人?”透过两人的目光,伦泽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波的一声,石头弹丸这回是朝伦泽飞了过来。

“额尔宝,别调皮了!”那个穿戴成王者的石人竟发出了女人的声音。

话虽说了,可伦泽脸上还是被弹丸重重地击中。

“不行,我还要弹,除非他把地上的那包吃的给我。”

一个男孩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扮成石人和我打架。”伦泽捂着脸问。

“大家还要问你呢,为什么今年以来,你们总是选择深更半夜来闯阵,打扰人家休息了。”扮后的石人开口说话,她居然也是个女人。

“大家半夜闯阵,是月亮圆呗,关你们啥事?”

“哇……我要那包肉啊!”藏在树上的男孩哭了起来。

“额尔宝乖,别哭了,姑姑这就向他要。”王后石人安慰道。

伦泽见状,马上捡起烟熏牛肉,紧紧地攥在手里。

“树上的孩子是谁?他怎么知道我这包东西能吃?”

“什么孩子,他是我的丈夫。”王者石人对伦泽怒目而视。

听声音树上那家伙最多不会超过五岁,怎么会是她丈夫?伦泽挠着头皮,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一个黑影从伦泽头上倏地串了下来,并以极快的速度抢走了他手里的牛肉。不等伦泽反应过来,黑影已经返回了树上。

“哇,牛肉啊!怪不得那么香,让人隔了一座山还闻得到呢。”

刚才的黑影显然而就是带着童声那家伙。他该是多少时候没吃过牛肉,竟把口水滴在了伦泽的头上。

还是自称姑姑的王后石人有些涵养,她对伦泽说明:“大家是住在石阵附近的守园人,我叫古丹冰,我姐姐古丹蓝,树上的男人名叫额尔宝,其实他今年已经18岁了,是我姐姐的丈夫……”

“等等,刚才你自称是额尔宝的姑姑,怎么又会是他妻子的妹妹呢?”伦泽完全被这三人搞迷糊了。

“原来额尔宝大的时候,他是叫我小姨的,后来变小之后,我觉得还是叫姑姑合适些。”

“人都是渐渐长大,为什么额尔宝后来会变小呢?”伦泽被古丹冰说晕了。

“哎,长话短说吧。大家这一家子人,虽然在山里守园,但度日谋生还是靠采药炼丹……”

“炼丹是什么玩意?”伦泽好奇地问。

“就是制药,吃了治病的药丸。”一边的古丹蓝帮妹妹说。

“是啊,大家一家人都以采药制药为生。可你知道,有些草药是书上都没记载的,需要大家去尝试体验它的药效和作用。

五年前,大家按照一本名叫《金兰循经》的医书进行药物合成,把颠茄、钩吻、断肠草、雷公藤加上大家祖传的秘制药引,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烤制,形成一种世上无可匹敌的剧毒药——颠钩断雷。

这种药有个特点,如果是以药丸吞服,它就是消去百毒的解药;如果是以烈酒化服,那它就是马上毙命的毒药。

一天,额尔宝从外面打猎回来,饥不择食,看到桌上有一盘吃剩的牛肉,便欲大快朵颐,可要命的是吃肉得喝酒啊,他翻箱倒柜找到了一瓶浸着颠钩断雷的药酒,打开一闻,香气四溢。于是牛肉加毒酒,一扫而空。

当我进屋的时候,额尔宝已经不行了,他拿着最后一块牛肉,手已僵直,嘴也闭不上了。他就朝那瓶酒看,示意我是因为这酒的原因。我当然知道额尔宝身中剧毒,可这毒偏偏是解不了的。

我身后的古丹蓝当时已哭得晕死过去,急情之中,我突然有了这么个想法——颠钩断雷若是药丸吞服,可以消百毒,为什么不再吞个药丸试试。于是我就将额尔宝死马当作活马医,来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过了片刻,额尔宝僵硬的身体居然能够活动了,我兴奋异常地把古丹蓝掐醒,让她也见证这一奇迹。”

“这叫以毒攻毒。”伦泽说。

“可是两天之后,我发现额尔宝又不对了。大概是因为吃了颠钩断雷的缘故,他出现了返老还童的现象,几乎隔一天就矮半寸。半年之年,他就变成如今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