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三百八十三章 终极恋人)


目录(连载中)


第三百八十三章 终极恋人

“在深水村有一口深不可测的井,里面藏着许多壁画。谁画的?又是谁铲的?”内斯说,“海伦娜不像撒谎,她一定到过深井边上,一定协助那个‘内斯’去了井下。”

“我曾经揣摩过那个神秘‘内斯’的真实身份,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阿格斯蒂尼。他陪伴海伦娜到了深水村,在桃花林里,这两位年纪不小的老人玩了一场深井大冒险,令大家自愧弗如。”

“这人我耳熟——是不是那不勒斯,海伦娜邻居家的男孩?”内斯想了起来。

“是的,海伦娜在那趟开往柠檬岛的列车里,用移花接木的方法,半真半假向瑞吉先生讲述了关于深水村的往事。”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内斯突然有种心头被灼痛的感觉。

“为了隐藏阿格斯蒂尼。他才是海伦娜的终极恋人。你也好、希瑞也好,还有白胡子狄奥,都是被她利用的棋子而已。”伦泽笑着说。然后,他又提到壁画,“谁画的,又是谁铲的,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没有足够的人力根本无法完成。所以这是一个谜团。”

“六十多年前,乌尔班家族举家迁入深水村,又把村民赶跑,会不会就是为了这口深井?”内斯问。

“壁画存世已久,但许多年来不为人知。远在北方的乌尔班家族却因缘际会得到了这个秘密,他们派出家族成员,千里迢迢,有备而来。

乌尔班家族收买了村里的所有土地和房产,并迫使村里人离开自己的故乡。接着,他们又在水井周围密植桃树,这样便于他们对水井进行深度挖掘而不为外人发现。

他们将井里的水抽干,然后下去研究了井里的壁画,其中65英尺处是一段重要而不能为外人知晓的秘密,所以他们看了之后就把壁画毁坏。”伦泽滔滔不绝地把‘内斯’下井的故事向眼前这个真内斯讲了一遍。

“就算为了掩人耳目,乌尔班他们为什么只种桃树,为什么不种别的树?要知道深水村一带不产桃树。”

“谁知道呢——就像悦来庄园种了桃树、铁盒老师的伴核居也种了桃树,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别的树种——谁知道呢?不过......”伦泽想了想,“或许是为了培育一棵巨桃......”

“什么是巨桃?”内斯问。

“无论悦来庄园还是伴核居,两处桃林里都长了一棵特别巨大的桃树,就像通天塔般高耸入云。在巨树上面,都有一只大桃子,而且都是一半新鲜透红,色泽诱人,而另一半却是鸟啄虫咬,腐烂见核。”

“你是说,乌尔班家族也想在深水村培育巨树和大桃——但有何用处呢?”内斯还是想不明白。

“从悦来庄园和伴核居的巨树来看,它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人可以从大桃进入,然后通过树干,到达一个地下世界。”

“原来长在深水村后山的可不是一些寻常的桃树。”

“是的,你想——悦来庄园瑞吉先生种植的那些桃树正是从深水村乌尔班家购买的,同种同源。瑞吉先生买树种树时间是在1442年,但1445年我的朋友便发现了那棵巨树,可见此树生长极为迅速。”

“但深水村的后山却没有巨树呀”内斯问道。

“也许它也认地方——有时能茁壮成长,有时候却水土不服。”

“关于巨桃树,你没问过伴核居的铁盒老师吗?”内斯笑着说,“布鲁斯大叔总是认为铁盒老师是个过时的玩意,他被托尼岛主消除了大半记忆和程序,变成了一堆废铁。”

“铁盒老师没有向我先容桃树的来历,或许他关于桃树的记忆也失去。但是我想,乌尔班家族在六十多年间,培育巨桃一定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桃树与深井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大家却无法猜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