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无极》第一百一十二章心火煅魂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

在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人,甚至连气息都没有。

没有天也没有地,没有山川大地,没有日月星辰,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虚无!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之中,显得格外的孤独,却格外的美丽。

这是一个奇特的画面。

剑痴就在那火焰之中,他的整个人似乎都已经化作了虚无,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你根本就不会知道,那火焰之中,居然还有一个人存在着。

剑痴已经不知道被这道金红色的火焰煅烧了多久,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之中,他并不能感受到时光的流逝。

仿佛从亘古到现在,这里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动,他在这里,可能只是一瞬,也可能早已沧海桑田!

这是他的灵魂!

炙火炼体,心火煅魂!

剑痴不知道,这是凤凰浴火重生最为关键的一步,他现在已经无法思考。

剧烈的灼烧疼痛感并不是来自于他的躯体,而是来自于他的内心最深处,那也是心火最为旺盛的地方。

他灵魂的每一寸,都再被这道心火炙烤着,使得他的灵魂,在火焰中逐渐的凝实,逐渐的将心火的力量,吸取储存于灵魂之中。

没有人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疼痛,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灵魂会不会在灼烈的心火之中化为虚无。

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现在的他,几乎只剩下了自己的本能,甚至连他自己是谁,都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在他的灵魂最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着他,他还不能死,他还有未完成的使命!

所以,无论疼痛多么的剧烈,无论他受到怎么样的折磨,他都始终坚持着!

虽然他一直都能够清晰的感受着,并不曾沉睡过去,但是,他却不能言,不能语,甚至连动一下都不可能。

只能无奈的接受着心火无情的煅烧着!

在那一道道火焰中,似乎有着无尽的画面在闪过,画面开始很慢,剑痴能够清晰的看到。

有小孩刻苦练剑的画面,也有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有少年深沉的叹息,也有少年嬉笑的无奈。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都是一个人,都是他自己,有他小的时候,也有他长大的时候。

这些画面,就是他一直以来的记忆有开心欢乐,也有悲伤痛苦。

画面闪烁的越来越快,到后面,就好像是流星闪烁一般,一闪即逝!

到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一座黑色的塔上。

那是一座黝黑的古塔,非金非铁非石,不知道是何材质!

在黝黑的塔身之上,闪烁着无数金红色的图文,那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剑痴虽不能思考,但是他知道,他并不认识这种符号一样的文字。

巨大的金色巨龙和火红色的巨大凤凰,绕着漆黑的塔身不断的旋转,将黝黑的铁塔紧紧的护在其中。

在给他的顶端,站着一个高大的人,穿着金红色的铠甲,全身沐浴在金黄之中,剑痴并不能看清他的容貌,但是,他现在黑塔的顶端,显得尤为的高大。

一把金黄色的长剑,静静地握在他的手中!

黑塔越来越大,似乎要将这一片空间,都笼罩在它那巨大的塔身之下。

塔顶那人手中的剑,也在这一刻斜斜的劈了下来。

围绕黑塔的金龙火凤,也在这一刻,忽然俯冲而下。

画面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一切都在这里定格!然后消失在这一片虚无之中。

剑痴的灵魂,好像在这一刻,突然爆炸了一般,除了他的感觉还在一切都似乎化作了虚无。

虚空之中,那道金红色的火焰猛然间剧烈了几分,仿佛要将这一片虚空,都变成火焰的海洋!

然后,这些金红色的火焰,缓缓的开始蠕动着,极有规律的蠕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金红色的火焰缓缓的幻化成了一个人影,缓缓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火焰慢慢褪去,显现出了剑痴那俊郎的身影。

站在虚空之中,剑痴紧紧闭着双眼,但是他的气息,已经完全变化了。

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下一刻,闭着的双目倏地睁开,两道金红色的火焰就从他的眼瞳中冒了出来,落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

那无尽虚空,似乎都被这两道火焰融化了两个大洞一般。

两道翠绿色的气息,从那两个空洞之中钻了进来,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就布满了整个虚无的空间,剑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道气息涌入,他灵魂之中的力量,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就从火焰的狂暴转向了平和。

然后,他缓缓的抬起自己的脚,向前迈了出去。

虚空似乎无穷无尽,永远没有尽头。

但是剑痴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一步,就已经跨越了整个虚空,来到了这个空间的尽头,似乎只要他一伸手,只要他愿意,他就能够跨出这一片虚空。

一切,就在他的一念之间,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自己想与不想!

他的左脚,缓缓的抬了起来,一步跨了出去!

君凌山,无名的山谷!

巨树,木门外,铁索之上!

刀狂与琉璃三个人,就靠在巨树的木门之上,倚门而坐!

在他们的不远处,就是全身都包裹在金红色火焰之中的剑痴,一动不动。

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如今,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黄昏!

奇怪的是,这里发生这样的打斗,身为这里的主人,神鹰岭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现,就连一个前来查探的人都没有。

就好像,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一样!这显然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但无论是刀狂和琉璃,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已经全部放在了剑痴的身上。

梦启早就已经醒了过来,仍旧怀抱着那一把比他还要高的大刀。

刀狂也已经在一天之前就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功力,伤势也已经好了大半部分!

只有剑痴,还在那诡异的火焰之中,不曾有半分的动作。

要不是他的气息还能够很平稳的传出,恐怕刀狂和琉璃两个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忽然,那一直静止的金红色火焰,开始动了,火焰忽然一下子就拔高了数丈,好像要焚烧着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