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十七章 伦泽的故事)


目录(连载中)


第十七章 伦泽的故事

伦泽的语言没有伊丽莎白那样生动,或许是第一次面对安妮以外的年轻异性,伦泽有些拘谨和不安,总之内心越是刻意,嘴里越是词不达意。

就这样,伦泽把从小如何被蒙古人送到佩奇镇,如何跟随贝拉·尼可养父在维拉尼村生活,如何同兄妹维希和安妮一起,骗过乔布里斯村长、马尼尔神甫,逃避了他们的苛捐杂税的故事说了一遍。

“你们虽然不是具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却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你流落到此?”伊丽莎白满是期待地问。

“先得填饱肚子再说,你看现在都已经是中午了。”

和伊丽莎白在一起,伦泽不知不觉已恢复了大半体力,剩下的就得靠食物来弥补了。

但两人四下寻找,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是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离河岸不远有一片宽阔的湿地,伊丽莎白带着伦泽走了进去。

一群野鸭受到两人的惊扰扑腾着飞了起来。

伦泽看到伊丽莎白从地上捡起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用力朝鸭群掷去。手起鸭落,居然被伊丽莎白打到了猎物。

“运气不错啊!”伦泽跑着去捡鸭子,生怕它苏醒后逃走。

“我可没用运气,爸爸从小教我练习飞刀,十步之内我可能保证百发百中,今天身边没有武器,只能以石头代替。”伊丽莎白对伦泽的话不以为然。

两人用河水粗粗地将野鸭洗了一遍,然后在伊丽莎白的引导下,伦泽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烤架,采了一捆干枯的艾草放在烤架下面。

只见伊丽莎白摘下食指上的水晶戒指,正对阳光,便成了一面小巧的透镜,阳光的焦点聚集在艾草上,没过多久,艾草就被点燃了。

“谁教你的本领?你父亲吗?”伦泽在闻到野鸭发出香味时,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在森林里经常用到的方法,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总之,只有当食物都成问题的时候,你才会理解生命是最重要的。”

“我的尼克爸爸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大家还小,衣食无忧,所以没有切身体会。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我有了这样的理解——只有身处绝境的时候,才会理解生命是最重要的。”

“你还说完你的经历呢。”伊丽莎白啃着鸭腿,吵着要伦泽继续讲述。

“就在这个月的14日,乔布里斯村长和马尼尔神甫发现了我在七年前的骗局,并找上门来。当时我手里正好有一把自己新做的手铳,他俩被这手铳吓跑了,临走时扬言要报告伊卡伯爵,派人来抓我。”

“伦泽大哥,你还会做武器,真利害!”

“糟糕就糟糕在手铳上,事隔两天,乔布里斯村长居然在家里自杀了,而手里握着的就是一把手铳。有许多人包括调查此事的官员都不主张乔布里斯是自杀的,因为自杀用这玩意太费事了。于是我就成了嫌疑人,尽管现场的手铳不是我的那把。他们向伊卡伯爵汇报了案件情况,伊卡伯爵当即决定逮捕我。好在我机智地逃避了他们的抓捕,但我的几个家人成了人质。我决定找到村长之死的真相,只有这样才能洗脱的嫌疑,拯救家人。”

“伦泽大哥,没想到你的故事那么曲折生动,真想和你一起去查找真相。”

“别打岔,吃你的鸭脖。第一步,我打听到了那把手铳的来源——是一个年青和尚从波斯商人那里买来的。第二步,我知道了这个和尚把这手铳放在盒子里,然后让大家村里一个孩子转交给了乔布里斯村长。第三步,这和尚的真实身份是马戏团的小丑,就在我去马戏团找他的时,我被伊卡伯爵事先安排的士兵抓住了。第四步,在押解途中,我又逃跑了。我重新回到马戏团,隔着窗看到了一个长相和我极其相像的人,他就是扮演和尚的小丑,但不幸的是他突然当场死去了,正在用餐时死去的。其他人发现了我在外面偷窥,我不得不逃离马戏团,我的去路只能是立陶宛,那里还有我的亲人或许可以帮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