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四十四章 法尔猪说漏了嘴)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四十四章 法尔猪说漏了嘴

“那种思绪很复杂,我记得和他曾经在北部旅行,来到一个冰冷的地方——那里有许多洞穴,洞穴中却散发着灼人的热气。他对我说,这是一条地心通道,能直入地球的最深处……”

“地球?”伦泽诧异地问。

“没错,地球。在另一个世界里,大家生活在地球上。”

“可据我所知,大家现在生活的这个地方也被称之为地球。”伦泽对法尔猪说明:“我一直以为红衣盖娅是带了外星的一些记忆来到地球的。但是从你获得的记忆来看,居然还是地球,难道浩瀚的宇宙中还有一颗星球也叫地球?”

“极有可能。否则你怎么会看到红衣盖娅从天而降呢?”依海伊对伦泽说:“还有,从法尔猪描述的地图来看,也完全不像大家这个地球——陆地聚集在中央,周围被海水围绕。这个地方应该叫水球才对嘛。”

“简单想想也不会是大家这个地球,大家哪有40层的楼房和奔跑的火车?”法尔猪对依海伊说。

“你的奇遇让我想起一个地方,”依海伊对法尔猪说道:“帕尔菲菲伯爵曾经要我和赫琳去一趟北欧,到尼福尔海姆国寻找赫瓦格密尔的泉水,那里四季冰雪,夏季没有黑夜。”

“这和我记忆中的北部旅行有关系吗?依……依海伊。”

“如果你的记忆也是在地球上,那就很有关系了……可惜……那是在遥远的外星。”依海伊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还是让法尔猪继续说下去——他刚才好像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佩罗妮对依海伊说。

“差不多了,我能记起的就是这样——在办公室里我不断想着过去的事情,但大部分是胡思乱想。黑夜来临时,窗外可以见到一轮硕大的明月……潮水很大,冒着热气盖过半个城市,人们惊悚地逃避,像是遇到了灾难……有一张模糊的戴着面具的脸在召唤我过去,它藏在帘子后面,可我总是找不到。反正记忆就如同扯碎的花瓣,虽然鲜艳,但却构不成美丽的花朵。”

“如果想要找回全部记忆,你只能把红衣盖娅戴回去。”伦泽笑着对法尔猪说。

“以后再说吧,那里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人们相隔千里也可以通过一部叫电话的机器相互交谈。”

“睡觉吧,明天大家还要想办法寻找伊丽莎白。”伦泽疲倦地对佩罗妮和依海伊说。

“伊丽莎白,她不是被坦丁主教抓走了吗?”

法尔猪突然冒出的话让在场其他人变得目瞪口呆......

这一晚上,依海伊睡得很不踏实。

不是因为村口的野狗吠个不停,也不是佩罗妮偶尔发出的梦呓,更不是法尔猪述说的奇异梦境,而是红衣盖娅对法尔猪当前记忆的覆盖,造成他难以甄别自己大脑中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的东西。

当法尔猪说出伊丽莎白的去向后,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语言上的错误。

在伦泽的追问下,法尔猪开始王顾左右而言他,把自己的胡言乱语归结于红衣盖娅。

最后,大家无趣地卧床睡觉。可依海伊觉得法尔猪的话并非妄语——他如果是受坦丁主教的指使,一开始就打算好了来接近贝拉·伦泽——为了获取红衣盖娅或者其他秘密,并随时向维拉尔山要塞报告——想到这里,依海伊不寒而栗。

——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法尔猪的感情又有几分真实?

第二天一早,依海伊被佩罗妮从沉睡中叫醒。

“快起来,伦泽和法尔猪不见了。”

依海伊带着黑眼圈,迷迷糊糊揉着双眼。

楼下露丝阿姨正将几筐土豆放上马车,两个孩子跟在她身后似乎要出门的样子。

“我得去集市了,面包放在桌子上,你们自个吃吧。”

“我想问法尔克思和大家另一个同伴到哪儿去了?”依海伊问道。

“法尔猪没在楼上睡觉吗?我想可能和你们的同伴一起去河边钓鱼了,夏天这里的鲑鱼可肥呢。”

“钓鱼?”依海伊笨拙地挠着头。

她和佩罗妮早餐也不吃,便出门沿着多瑙河寻找法尔猪和伦泽。

多瑙河虽然风景旖旎,但却没有人烟。两人离开维吉堡,四处就显得很荒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