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神禽离朱,常出没于祭坛陵墓之间,是否便为日中之踆乌?

《山海经》中有一只鸟,名为离朱,它经常出没在诸帝的陵墓与祭坛之间,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神禽,关于它的记载仅是寥寥几笔,但显然它有着不俗的身份,那么其是否有可能为日中金乌?

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

(一)是鸟还是树?

关于离朱,在《山海经》的记载中着墨并不多,但是依旧可以看到其重要性,因为凡是离朱出没之地,均是上古帝王葬处或祭坛之地,所以神禽离朱一定有着某种神异的特性。但是关于其本体究竟为何,也是有着颇多争议。

神禽离朱

它出现在帝尧和帝喾所葬的狄山时,与熊、罴、文虎、蜼、豹等异兽并列,所以按理说它至少应该是动物类,同样的证据也出现在帝颛顼葬处的务隅之山,同样是和上类动物并举。

“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爰有熊、罴、文虎、蜼、豹、离朱、视肉。吁咽、文王皆葬其所。一曰汤山。一曰爰有熊、罴、文虎、蜼、豹、离朱、久、视肉、宓交。其范林方三百里。”——《海外南经》

“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一曰爰有熊、罴、文虎、离朱、久、视肉。”——《海外北经》

而另外一种认为“离朱”为木名的说法,则来源于郭璞注解“狄山”一条:“离朱,木名也”,实际上郭璞所依据的可能是来自《山海经·海内西经》的这段记载。的确,在这段经文中离朱与木禾、柏树、圣木曼兑等在一起举例,所以亦当为树木之类。

“开明北有视肉、珠树、文玉树、玗琪树、不死树。凤凰、鸾鸟皆载瞂。又有离朱、木禾、柏树、甘水、圣木、曼兑,一曰挺木牙交。”——《海内西经》

离朱神树

所以如此看来,由于依据所引经文的不同,便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而今人学者袁珂在校注“离朱”条时,认为“离朱在熊、罴、文虎、蜼、豹之间,自应是动物名。 郭云木名,误也。此动物维何??窃以为即日中 踆乌( 三足乌)”他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离朱”即“三足乌”的观点。

(二)离朱三足乌?

那么,神禽“离朱”究竟与三足乌有没有关系?有关系,因为如果单从“离朱”名称来看,就能够证明这一点,而袁珂先生所引的文献主要有以下几种,主要在于将“离”说明为“火”进而引申为“日”,而“朱”则表示颜色,也可与后来南方星宿之“朱雀”联系在一起。

《文选·思玄赋》:“前长离使拂羽兮’注:‘长离,朱鸟也。”《书·尧典》:“日中星鸟以殷仲春。传:‘鸟,南方朱鸟七宿。’

金乌

实际上,“阳离”为鸟的记载在古籍中多有记述,但大家仍然需要找到“离朱”在《山海经》中与“日中乌”发生联系的直接证据,所幸还是有的。

《山海经·海外东经》中郭璞注:“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云:“羿之铄明离而毙阳鸟”。

这里提到了日中乌和羿射日的故事,但其中却用到了“烁明离而毙阳鸟”的说法,也就是明离和阳鸟是可以等同起来的。当然,类似的观点,在屈原的《楚辞·天问》中可以再次印证。

金乌

在《天问》中“天式纵横,阳离爰死?大鸟何鸣,夫焉丧厥体?”毫无疑问,这是关于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而四句可以简单训释为:天道中经纬纵横,阴阳相调而滋生万物。太阳中的神鸟如此硕大,后羿为何能以一人之力而射下九日?

而在《天问》中关于羿的事迹,还有一句为:“羿焉彃日?乌焉解羽?”,所以联系起来看,所谓“阳离爰死”中的“阳离”就是“大鸟何鸣,夫焉丧厥体”中之“大鸟”,当然也就是“羿焉彃日?乌焉解羽”中的日精踆乌!

考古山海经

欢迎关注,山海经文集持续连载中……

看靠谱神话涨正经常识,文/李公子渊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