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三百八十五章 书房疑云)


目录(连载中)


第三百八十五章 书房疑云

“当希瑞第二天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串奇怪的脚印——他说,‘脚印明显比我大一码,我在油屋外的泥地上数了数,总共有五、六个同样的新鲜脚印。’”

“有人偷偷地来拜访过希瑞·内斯。”保罗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一定有人,但不知道是谁。可以推测的有以下几位——首先是海伦娜,这位女士善于编造故事,而且往往与事实很有出入......”

“你就干脆说她擅长撒谎得了。”

“海伦娜不会一个人去深水村,她必定有个同伴,也就是脚印的第二个嫌疑人——阿格斯蒂尼。希瑞说脚印比他的还大一码,相对海伦娜来说,还是阿格斯蒂尼适合一些。”

“嗯,这个阿格斯蒂尼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到目前为止谁也没有见过,只能凭他的岁数想像他是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一大把年纪的人,半夜来到熟睡的希瑞身边,什么也不做,光是看几眼就离开,这也叫人捉摸不透呀。”保罗接着问,“除了他俩还有谁?村子里可没有人啦。”

“你忘了乌尔班宅子里的琴声?有人才会有琴声,除了海伦娜和阿格斯蒂尼,我想还有一位‘死去’的人也可能光临油屋客栈,那就是乌尔班家里的那位小姐。”

“你认为那位小姐没有死?”保罗惊讶地看着伦泽。

“否则怎么只闻琴声不闻人呢?有时传说也不可全信......”伦泽加重了语气。

“可是刚才你说油屋里留下的是男人脚印......”

“世上意想不到的事情有许多,这个脚印或许是希瑞编造的,或许只是一个偶尔经过的路人留下的......让大家继续说说第二天希瑞经历吧。”

“确实,在没有更多线索供大家参考的情况,讨论那个神秘的脚印是没有意义的。”保罗说道。

“第二天,希瑞也进了乌尔班大宅。跟海伦娜所说相同的是,大宅空无一人。但整个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像海伦娜描述的有遭人洗劫的痕迹。希瑞说,‘一楼的马厩,里面干草堆得整整齐齐,水缸里的水也是满的。虽然马厩里一匹马也没有,但依稀可以闻到雄性悍马那种桀骜不驯的野性体味。

乌尔班人似乎刚刚启程,而且他们很快还会回来。

走进厨房,洗干净的胡萝卜正等和牛肉一起下锅。掀开焗炉铁门,里面正放着一盘待烤的面包,炭也加足了,就等厨子来点把火。

离开厨房,拾级而上。珍贵的黄金樟地板和扶手擦的纤尘不染,一直把我带到书房。’”

“那就是跟我说的一样喽。”保罗笑着说,“过了一个季节,没想到还是有人在悉心打理。”

“我记得瑞吉先生说,他来深水村向一个住在乌尔班宅子外面的本地人购买了桃树——厄罗尽管离开,但还是请人在看家守院,或许脚印也是他留下的。”

“这样看,希瑞说的比海伦娜要靠谱。”

“更有不同的是在二楼书房。海伦娜说那里一片狼藉,但希瑞看到的却是一个明亮而又整洁的房间。”

“我就根本没看到书房——在7月份的时候。”保罗插了一句。

“希瑞来到书房是想寻找发出美妙声音的那把康科勒琴,但没有找到。他只是发现墙上大大小小挂了十来幅风景画。画技很一般——无论用色还是对事物的刻画,都是脱离了实际,比如说绿色的人物、冰川下的城市、像大鱼一样游弋在海底的船。”

“这不是与海伦娜所说的井里壁画类似吗?”保罗突然发觉。

“经你一说还真像。”伦泽也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继续说道,“在十来幅画里面,有一幅是与众不同的,它描绘的应该是个家庭。画中共有五个人——一对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几个孩子。”

“就是海伦娜所说的夹在书里,背后写着E·U和年份的那张肖像画?”

“我想是这张,只不是当时它还挂在墙上。希瑞说这张画的背景很奇怪,幽黑之中有许多类似素描练习的线条和图形若隐若现,可谓画中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