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五十六章 越狱)


目录(连载中)


第五十六章 越狱

“不过现在麻烦来了,当初伯爵大人让伦泽参加月光博弈,并不是看上他做孙女婿,而是想让内斯知难而退。可结果却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

“是的,谁都替伯爵和帕尔菲菲小姐感到为难,昭告天下的事想反悔,难度可不亚于闯月光博弈阵啊。”

“所以,我想会不会伯爵大人找了伦泽让他自动放弃,然而伦泽没有卖帐,于是两人吵了起来。伯爵大人甚至有威胁伦泽的言语,结果伦泽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把伯爵大人给杀了。”罗西的推理很形象,仿佛事实就在他的嘴里展现。

“现在大家还不能妄下结论。罗西骑士,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正常值班的话,你会和迪耶两人干些什么?”

“可能什么也不干,大家只负责伯爵大人的安全。而几十年来,要塞一直很安全,从没有人想取伯爵大人的性命。”

“你们会呆在某间休息室里听候伯爵的吩咐?”圣孛罗问。

“有规定大家可以轮流休息,只要有一个人站在伯爵办公室门外就可以,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晚上基本没人会因公事前来拜访伯爵大人。为了不打扰大人的工作,大家一般会找个安静的场所听差。”罗西把脱离岗位的事说得很委婉。

“我还想了解一下,你昨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肚子难受的。”圣孛罗识趣地换了一个话题。

“哦,在月光博弈快结束的时候吧。对,是的,我看到内斯被人搀扶着离开现场,我肚子猛地一阵绞痛,像是肠子痉挛。第一次,我没有再意,可过了大约十来分钟,我又一次感受到肠胃的疼痛。这回我知道是吃坏肚子了,但伦泽还在里面,我得陪着伯爵大人等候他。”

“你确信除了晚饭你什么都没有吃过?包括水。”

“说起水我到是喝过,现在这个天气热得让人受不了。我在陪伯爵大人出发前曾经喝过,是在伯爵楼下马槽边的水缸里。”

罗西说的是那口设在井边上的水缸,它是用来沉淀水质的,里面的水一般喂马,有时人渴了也会舀几瓢来喝。

“也许夏天水缸里虫子多。”圣孛罗原本还想顺着罗西突然发病刨根问底,但喝了马喝的水,谁都难保会肚子疼。

躺在病床的同样还有博尔基骑士。他的左腿被剑刺中,流了好多血,连脸色都显得苍白。圣维特教堂的荷赛修士正在为他换药。

“亲爱的博尔基,连你都被袭击了,这城堡还有什么安全感。”圣孛罗来到博尔基的住处,看望这位共事已久的好朋友。

“还不是贝拉·伦泽这个家伙……”

“你还干不过他?”圣孛罗一脸狐疑,他继续问道:“而且昨晚伦泽在石阵里折腾了大半夜,不说受伤也累得够呛,你怎么反而不如他了呢?”

“唉,正因为是带了这个看似半死的小子,我才疏忽大意,被他用抢指着后脑勺,夺去了佩剑。”博尔基羞愧地说。

“什么?枪?”圣孛罗更加奇怪。要知道囚禁伦泽的时候,他是被卫兵彻底搜查过的,他身上没有携带什么物品,更别说是一把枪了。

“是的,一把手铳,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管这个小子的。”博尔基把责任推给了看守。

“先不去管他是如何得到手铳的,你把昨晚的事跟我讲一下。”圣孛罗得尽快理顺整个事件的头绪,否则维拉尔山要塞就要乱成一锅粥了。

“昨天晚上大约十点半,伊卡伯爵指派我带着从月光博弈阵出来的伦泽去圣维特教堂的荷赛修士那里接受简单治疗,他有几处流血的皮外伤,对吧?”

博尔基向荷赛确认,一向沉默寡言的荷赛依然以点头示意。

“为什么要派你带着伦泽去圣维特教堂?其他卫兵不行吗?”圣孛罗现在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怀疑。

“因为伦泽出人意料地闯过了月光博弈阵,你知道,这个阵连欧洲顶级骑士都没有成功过关的先例。所以伊卡伯爵特地指示我去接近贝拉·伦泽,以便打探出他通关的究竟。”

“看来,伦泽是个身藏不露的剑术高手。”圣孛罗说。

“也不见得,我打量这小子身子骨不像是练过剑术的那种,他没有执剑的力量,下盘也不稳重。”

“那就奇怪了。”圣孛罗缓缓地坐到博尔基的床边。

“教堂的医疗室里,仅有我、荷赛和伦泽三人。卫兵被留在了房间外面。趁我没有防备,伦泽忽然拿起盏灯,掏出一把手铳,并将手铳对着我说——如果想要性命的话就请把剑放在桌子上。对吧,荷赛修士?”

“是的,他用枪抵住了你的脑袋。”荷赛居然说话了,恐惧之情溢于言表。

“我当时的反应是先稳住伦泽的情绪,看看他有什么诉求。我慢慢解下佩剑,并把剑放在了桌子上。”

“谁看清伦泽那把手铳了,是怎么个样子能告诉我吗?”圣孛罗突然问道。

“像是自己做的那种土枪,不是很精致,而且还有一要引线,大概需要用火点了才能发射。”荷赛对圣孛罗描述。

“这把枪是他自己做的,以前我曾在他家里见到过……但怎么会到他手里呢?真是令人费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