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八十八章 烈焰之吻)


目录(连载中)


第八十八章 烈焰之吻

“可最奇怪的是,既然成日愁眉苦脸地思念,那么思念的人突然出现,是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这女王陛下偏偏显得很生气,她号令士兵把伦泽投进虎园喂老虎。”格兰将军拧开酒壶的盖子,端起来狠狠地喝了一口,继续说:

“当时我就规劝女王,毕意伦泽也曾是布诺森林的贵客。现在不妨把伦泽赶出森林,永远不让他进来就是。

没想到,女王居然大动肝火,把我没头没脑地骂了一顿。要知道,女王一向对我尊重有加,哪怕我喝酒误事,她最多也只是笑着说几句。”

“人家情侣吵架,要你瞎掺和。”依海伊苦笑着说。

“我看未必,哪有情侣吵架要割鼻子的。”

“割鼻子?”依海伊被吓坏了。

“是啊,女王陛下总算没把伦泽喂老虎,但却要割了他的鼻子然后赶出森林王国。”

“女人狠起来最可怕。”古丹青摸着鼻子说。

“关键伊丽莎白是个女魔头,不是每个女人都这样的。”依海伊板起脸对反驳古丹青。她没等古丹青开口,又问格兰将军:“你不会真的去割伦泽鼻子吧?”

“在我眼里,伦泽这小子还不错,尤西将军也帮他说了情,所以我决定直接把伦泽赶回去就算了。”

“你真好!格兰将军。”依海伊打心底里感谢。

“可是年轻人的想法我就不能理解——伦泽小兄弟偏偏不肯走,他一定要见伊丽莎白。”

“难道伦泽铁定要娶伊丽莎白这个女魔头为妻?”依海伊无不伤感地自言自语。

“在悬空湖的小岛上,伦泽固执地请求我放他去见伊丽莎白。但我不能违背女王的命令,也不想让伦泽去送死。所以坚决没有答应。我问,你去看她有什么目的?”

“是啊,人家不想见还非得用热脸去贴冷屁股。”

“依海伊,你这个比喻用得好。”古丹青赞叹道。

“伦泽告诉我,他是想见了女王陛下后当面对她说明一个误会——那就是在维拉尔山要塞,他根本就没和帕尔菲菲订过婚,这只不过是伊卡伯爵退兵的招术罢了。”

“伦泽还是想和伊丽莎白重归于好,否则他干嘛拼死拼活的想去见她。”依海伊对古丹青说。

古丹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成天孤单地守在地下,能够作伴的只是海龙和巨鸭,所以古丹青对于男女之间不在行。

“我还是没有同意伦泽的请求,我想出一个两全之策——由我代伦泽去向女王陛下澄清事实。可伦泽不知为何变得一根筋了,他没有采纳我的建议,非得自己去见伊丽莎白才好。”

“你总不至于心软吧,格兰将军?”依海伊不安地问。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中毒,也不会费尽力气跑到匈牙利来找古丹水大夫医治了。”

“原来是伦泽给你下的毒,他也够狠的。”依海伊咬牙切齿地说。

“确切的说,不是伦泽下的毒,而是喝酒惹的祸——过了几天,伦泽又找上门来,并且提出要跟我喝酒,谁赢了就听谁。”
“伦泽真的想伊丽莎白想疯了!我可从来没听说他会喝酒。”依海伊尖叫道。

“当时我也感不可思议,不过对于喝酒我还是非常乐意的,我没什么赌局比喝酒更有把握的,所以我当场就同意了——如果伦泽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喝赢我,我就带他去见伊丽莎白,如果他输的话,就马上离开布诺森林,永不再来。”

“你们真的喝啦?”依海伊满脸怒气地对格兰将军说。

“那是自然,有酒为啥不喝。伦泽带来了一种用马铃薯酿成的烈性酒,据他讲这酒来自热那亚,里面大部分是酒精,只兑了少量的蒸馏水,上口真是带劲,就像把舌头放在通红的木炭上烧烤一样,所以这酒的名字叫烈焰之吻。”

“你们俩怎么个喝法?”古丹青好奇地问。

“我有两个1盎司容积的水晶杯,专门用来喝烈性酒。我喝一杯,他喝一杯,轮流比拼。伦泽还真是豪爽,主动约定双方不能停杯,如果轮到喝酒的一方停杯十秒便自动认输。”

“真是难得一见的决斗,场面一定不逊于比剑。”古丹青对两位喝酒斗士赞叹不已。

“比赛的结果如何?伦泽既然提出喝酒,他一定有备而来。”依海伊急切地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