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御前首席女官揭示,慈禧的素面人性,一张肖像画因何让她又惊又怕

她叫裕德龄,曾是慈禧太后的首席御前女官,兼外文翻译。她在慈禧身边工作和生活的日子里,深得慈禧太后的信任与喜欢。

裕德龄

首先大家来了解一下什么叫女官?以便大家更全面地了解那段历史。清代皇宫里的等级制度非常严密,皇宫里除皇亲以外其他人皆为奴婢,而在这群奴婢之中女官的等级是最高的,依次排位下去,下面还有宫女(丫鬟)、老妈子、太监。并且,女官的出身更加高贵,她们基本来自朝廷大员,满洲高官的家庭。裕德龄的父亲便是满洲正白旗侯爷裕庚大人,官居一品。

裕德龄幼年跟随父亲前往法国,父亲是清廷公派的法国大臣。裕德龄从小在国外长大,接受过西方教育。

裕德龄与妹妹裕容龄

1903年回国,随后被慈禧请进宫,由于精通英、法、俄三国语言,她又兼任了慈禧外文翻译一职。

在裕德龄的眼里,慈禧平时是一位既和蔼又暴躁的贵妇人。她高兴的时候可以赏赐很珍贵的礼物给下人,出手阔绰,还会邀请大家一起玩一种游戏,这种游戏的玩法类似大家小时候玩的飞行棋。棋盘是一张大清国地图,第一步从紫禁城走起,参与者轮流掷骰子,掷出几点便走几步,绕地图一圈后,谁先回到起点为胜。这个叫“八仙过海”的游戏,慈禧自诩是自己发明的。

慈禧率宫女游颐和园

如果碰到慈禧心情不好的时候,周围的气氛就会变得极其恐怖。有一次,一个小太监为她梳头时,不慎扯下了一根头发,小太监怕受到责罚,当场吓哭了,可是慈禧依然不依不饶,还是叫来了李莲英,狠狠地打了小太监一百杖。慈禧性情不定,只要不高兴,她总能找出理由,发泄心中的怒火,除经常戏弄太监之外,还会挑宫女的毛病,她会命令犯错的宫女互相掌嘴,自己在一旁监督,绝不允许任何一方手下留情。

但是,裕德龄从来没有受到这种折磨人的待遇。从进宫那一天起,慈禧便待她非常和善,甚至允许她在宫里穿自己的法式礼服,把她的住所也安排在离自己寝宫不远的地方。

裕德龄(右三)与慈禧合影

裕德龄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女孩,她懂得揣摩别人的心思,体察一个人的喜恶,从而规范自己的言行尽可能投其所好,这样做自然容易讨取别人的欢心。所以,裕德龄在短时间内便技压众人争取到了慈禧的信任,成为她身边的红人。

进宫两个月后的一天,隆裕皇后急急忙忙派人找到她,看样子一定是出了棘手的事,叫她去解决。皇后说,这几天,太后吃不下也睡不眠,像是得了一块心病,问她知不知道原因。

裕德龄这才想起不久前,美国大使的妻子康格夫人在会见慈禧谈起的一件事,夫人说自己有一位画家朋友很想为太后画一幅肖像,送到圣路易斯的展览会上去展出,希翼太后恩准她的请求。

慈禧与外国公使夫人们合影

裕德龄记得慈禧当场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但是事后,她曾饶有兴致地谈起这件事,从这一点上判断,慈禧并不忌惮别人替她画像呀!可是,除了这件事裕德龄实在想不出可以让慈禧烦心的事情了。

裕德龄决定帮助皇后一探究竟。

裕德龄借故来到慈禧寝宫,在经过一番试探后,裕德龄将话题转向主题。只听慈禧轻轻叹了一口气,她说,按大家中国人的规矩,只有快去世的人才请画师画像,在中国这叫遗像,外国人难道不知道?可是,她又难以下定决心驳回康格夫人的面子,这些天一直处在左右为难之中。

慈禧

裕德龄一听马上明白了,她迅速跑回自己的住所,从卧室中拿出一幅油画,很快又跑了回来,那是一张自己的肖像画。慈禧接过画像,上下打量,远看近观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然后又将目光投向裕德龄,裕德龄朝慈禧点了点头,意思是说,太后你看我很早便有了自己的肖像,但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就这样慈禧恩准了康格夫人的请求,裕德龄用她的聪明智慧成功地化解掉了这场困境。大家不难看出,在这位首席御前女官的眼中,慈禧的形象与大家心中的印象存在很大的差异。在她的记忆里,慈禧时常为了求雨,而吃斋念佛,并一直坚持到旱情结束,每逢荒年,她还会主动要求简办自己的寿宴,表示对天下百姓的同情。

慈禧肖像画

而在大家的印象中,慈禧从来都是一个心狠手辣、生活奢靡的恶妇。也许是大家的这种看法并不完整,了解一个人或许只有像裕德龄那样与之朝夕相处才能看得更全面。正如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说的那样,每一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释放魔鬼,有时也会展示天使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