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大传》的“天人协调说”

《周易大传》在本体论上持一种可称为“太极阴阳说”的朴素唯物主义观点。按照这种学说,太极是天地的根源,天地是万物的根源,“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这就肯定了人类是自然界的产物,是自然界的一部分。

《周易大传》又认为,人类虽是自然界的产物,但天人在性质功能上又有所不同。《系辞》说:“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天地的根本性质是生,这叫“显诸仁”,天地含有生成万物的内在功能,这叫“藏诸用”。天地生成万物是无目的无意识的,故良莠不齐,善恶并育,不与圣人同其忧虑。

《系辞》又说:“天地设位,圣人成能。”圣人居于天地之中,具有重要功能。

《周易大传》对圣人的这种功能有种种说法:

其一是《彖传》所说的“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郑玄注:“裁,节也。辅相、左右,助也。”孔颖达疏:“天地之道者,谓四时也,冬寒、夏暑、春生、秋杀之道。天地之宜者,谓天地所生之物各有其宜。”朱熹云:“财成以制其过,辅相以补其不及。”财成、辅相都是指对自然加以调整。

其二是《系辞》所说的“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朱熹说:“天地之化无穷,而圣人为之范围,不使过于中道,所谓裁成者也。”这是说,圣人能调节自然的变化,而委曲成就万物。这里的“范围”,亦即节制、调整。

其三是《文言》所说的“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文言》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孔颖达疏引庄氏说:“与天地合其德者,谓覆载也。与日月合其明者,谓照临也。与四时合其序者,若赏以春夏、刑以秋冬之类也。与鬼神合其吉凶者,若福善祸淫也。先天而天弗违者,若在天时之先行事,天乃在后不违,是天合大人也;后天而奉天时者,若在天时之后行事,能奉顺上天,是大人合天也。”“先天”指在自然变化之前对自然加以引导,“后天”指遵循自然的变化。“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即天、人协调一致。

总而言之,国君、圣人、大人在天地间具有调整、引导自然的功能,当然,圣人也必须遵循自然的变化规律。这也就是说《周易大传》认为人对于自然既应有所因任,又应有所改造,人既应遵循自然规律,又应发挥自己的能动性。尽管《周易大传》认为只有国君、圣人、大人才有这种栽成辅相的功能,打上了明显的历史唯心主义烙印,但这种天人协调说仍不失为一种全面而辩证的观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