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一百二十五章 重获红衣盖娅)


目录(连载中)


第一百二十五章 重获红衣盖娅

“依海伊你先进洞,法尔猪由我来拉。”

伦泽接过依海伊手中的大镰刀,也照着依海伊的做法,竭尽全力将身子探下深渊,好让法尔猪抓住镰刀。

“我能帮你吗?”依海伊不放心地对伦泽说。

“你快进去,这支架快承受不住了。”伦泽又听到了木头吱吱嘎嘎的声音。

下面的法尔猪用力伸出右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镰刀尖。锋利的刀尖瞬间割破了法尔猪的手指,鲜血顺着法尔猪的手臂流淌下来。

依海伊徒劳地趴在洞口,用手紧紧牢伦泽的双脚。突然她的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去天堂找你的母亲吧……”

声音像是从一口水井中传来,水漫过依海伊的脸,凶猛地灌进她的身体,使她不能呼吸……在黑暗中,一根杆子伸了过来……
“啊!我想起来了。”

依海伊忽然发出的叫声把伦泽吓了一跳。

“我的小姐,能不能安静些,轨道都快被你喊断了。”

法尔猪借着伦泽手中的大镰刀,渐渐爬了上来。眼看快够到伦泽的手,支架却断了半截。

“伦泽兄弟,若再动一动这个支架就完全断了,看样子我上不去了。”

“你别急,因为两个人的份量太重,我试着爬进洞去,再用镰刀拉你。”

伦泽说着,让依海伊把他拖进洞里。他和依海伊又合力拉动镰刀杆,让法尔猪慢慢向上爬。

年久的木头支架终于承受不了压力,带着一长条木轨轰然坠落。庆幸的是法尔猪一只手已攀住了洞口,没有跟着掉下去。
三个人如同地狱旅行归来,相聚在地洞里。

“你刚才说想起了什么?就是把我吓了一大跳的那句话。”伦泽好奇地问依海伊。

“我小时候被人抛进了一口井里,是个男人,他还对我说——去天堂找你的母亲吧……然后我记起一根杆子救了我。”

“这个男人是谁?所以你害怕水——是因为掉在井里的经历所形成的阴影。”伦泽说道。

“我记不清他的脸,声音听上去有些似曾相识。也许是落水的阴影让我一直感到害怕,但愿以后这个阴影不再与我伴随。”依海伊靠着法尔猪的肩膀说。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大家要做的就是找到回家的出口。”尽管法尔猪惊魂未定,但他还是安慰着依海伊。

“大家好像还有更大的麻烦……别回头,往我这里走!”伦泽面朝着洞口慌张地对法尔猪和依海伊说。

“我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呢,你就别开玩笑了。”法尔猪对伦泽说。

“塔佐虫,就在你们后面!”

一条白色的塔佐虫带着熟悉又恐怖的眼神出现在洞口。

“大家得尽快离开这条致命的东西,我可再也不想见到佐塔虫。”依海伊拉着法尔猪的手往洞里跑去。

这是一条斜着往上的山洞,三个人跑了许久,来到一处宽敞的空地,回头看不到那条塔佐虫跟来才停下脚步。

“这里有面铜镜。”

伦泽说着调整铜镜的角度,让它折射出更多光线。

“伦泽兄弟,大家好像走错了地方。”法尔猪说。

“是啊,大家进了塔佐虫的巢穴。”

三人僵直站立着,在他们四周,围满了白色的塔佐虫,不计其数。

“大家别慌,那么多塔佐虫聚在一起,看起来反而非常木讷,大家赶紧朝上面跑,它们兴许不会来追。”依海伊沉着地观察。

然而,越往上塔佐虫反而越来越多,仿佛漫山遍野的士兵,等待着首长一声令下,然后发起最后的进攻。

三个人此时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没命地往上跑,凭着运气,在没有被塔佐虫咬噬之前,跑出这个山洞。

迎面的光亮了起来,洞口好像就在眼前。三人一下子不再有死亡的恐惧,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填满了心间。

“我的天啊,这不是红衣盖娅吗?”

伦泽终于找到了失散近一年的宝贝。红衣盖娅不知被谁从一旁的铁盒中取出,安静地飘浮在山洞一个角落里。她依然泛着红光,并吸引了更多的光线照亮整个山洞。

“是红衣盖娅的吸引,才让这些塔佐虫聚集在此。它们围着红衣盖娅,像忠诚的战士守卫着她。”

伦泽边说边鼓气勇气朝红衣盖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