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连载:风海 第一章 2

邵纶下意识回头张望。只见不过两丈之外,已经失踪了足足一个月的老木匠王照邦正高高提着两只“爪子”,悄无声息地向他们这边慢慢摸了过来。此时的王照邦眼窝深陷,眼眶上两圈浓厚的乌青包裹着一小片灰暗的眼白和紧缩的瞳孔。瘆人的红血丝像裂开的冰花一样在其中恣意蔓延。

“莫非老王木匠真的变成了‘野兽’?”

邵纶心里快速闪过一个念头。他张开左臂,将苏俭和小王木匠等人统统拦在自己身后,同时将右手中铁尺尖刺指向迎面而来的老木匠,随时准备格斗擒拿。

老木匠停下脚步,翻起眼白,身体微微下蹲后倾,也做出了一副准备攻击的架势。他目露两道凶光,死死地盯着站在众人前面的邵纶,从嘴角淌下一条浓稠的涎水。

小木匠刺溜一下钻到了邵纶的背后。小五、小七对望一眼,平举着木盾慢慢贴到了邵纶的两翼。

没有人开口说话,空气似乎也停止了流动。惊异、恐惧、爆发,杀戮……全都潜身于这片刻的宁静之中,压抑得让人喘不上气来。远处的城墙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火。泛黄的光点时明时灭,恰似在野坟堆里飘忽摇曳的鬼火。

一时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我该怎么办?奋力抓捕还是先行撤退?不知这个怪物有没有隔空杀人的法术?”一向以胆大所著称的邵纶竟也乱了方寸,脑子里一片混乱。

苏俭缩在邵纶身后,喉头不断地上下鼓动,握着弩机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一个好好的大活人忽然变成了‘野兽’,变成了怪物。这种原本只会出现在志怪小说里的传奇故事,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了。苏俭扯扯邵纶的衣袖,茫然地望着这个一向被自己倚为靠山的伍长。但是,邵纶也只能默默地摇摇头。

内心的恐惧已经膨胀到了极限。苏俭忽然一步跃出了木盾之外,歇斯底里般的大喝一声,举起手弩冲老木匠“嗖”的就是一箭。弩箭急射而出,擦着老木匠的右臂飞了过去。

老木匠伸直脖子冲着天空虚咬一口。那神态动作,果真就如正饥饿觅食的苍狼一般。他瞪着猩红的眼睛怒视着苏俭,忽然脚下发力,向他猛扑了过来。

苏俭吃了一惊,万料不到已经年逾半百的老木匠行动起来竟然如此迅捷。他吓得脸色苍白,慌乱之下竟忘了躲闪,呆望着向自己扑来的老木匠一动不动。

“这个新兵蛋子!”邵纶揪住苏俭上衣,一把将他甩在自己身后,同时,用力把手中的铁尺狠狠地掷了出去。

铁尺“噗”的一声直插老木匠前胸,伤口里顿时血流如注。老木匠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放过苏俭,转而向邵纶扑了过来。

他的眼白已经完全变成一片血红,面目更是狰狞可怖。邵纶头皮一阵发麻。他握紧双拳,准备迎战,心里却暗暗咒骂:“妈*|*|*的,怎么招惹出这么个东西来。”

眨眼间,老木匠已经冲到了几人近前。小五、小七挥盾夹击,却被发狂的老木匠硬生生地用手将两枚木盾撑开。邵纶趁他分心之际,一把握住插在他胸前的铁尺,死命咬紧牙关,硬是把铁尺又向老木匠的胸膛里刺进了几分。

老木匠怪叫一声,急忙也用手握住铁尺尺身,看样子是想要将铁尺拔出身体。小五、小七虽然年幼,却已经跟随邵纶在衙门里闯荡数年,多经险境,怎会错过这绝佳战机?他们再次同时拍出手中木盾,将老木匠紧紧夹在其中,同时,又各使铁尺,双双刺入老木匠腹部。

老木匠疼得嗷嗷怪叫。只可惜,铁尺——大唐巡街武侯的制式武器,实在算不上是锋利,三处创伤也没能让老木匠彻底失去行动的能力。他忽然张开巨口,朝邵纶的脸颊狠狠咬去。

老木匠的牙齿几乎近在咫尺了。邵纶想要躲开,却不经意嗅到从老木匠口中喷出来的血腥之气中,似乎还裹挟着一种妖娆的幽香。恍惚之中,邵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正在艳丽的花丛里恣意舞蹈。

“邵纶哥!”小五见邵纶失神,慌忙大喊提醒。

“啊?!”

邵纶这才从虚幻中回过神来。眼看老木匠两排泛黄的牙齿就要贴到自己脸颊上了,邵纶情急之中用额头狠狠撞向老木匠的头颅,这才解了自己危局。

这下撞击出自本能之力,其大无穷,两个人都被撞得头破血流。邵纶又气又怒,索性发起狠来,顺着老木匠手上的力道反拔出了他胸膛上的铁尺。他冷笑一声,将铁尺高举过顶,打算彻底结束老木匠的性命。

就在这时,他的腰身忽然一紧,原来是小王木匠扑过来将他紧紧抱住。

“不要杀他!他毕竟是我爹呀!”

邵纶愣住。

他瞟一眼早已是伤痕累累的老木匠。老木匠脸上方才种种凶猛狠辣之色都已经尽数褪去。尤其是那双渐渐恢复了人性的眼睛,其中竟夹杂着几丝胆怯求饶之意。看到这里,邵纶手中的铁尺说什么也刺不下去了。

不管在老木匠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怪事,但他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邵纶望一眼小五、小七。三人心意相通,同时放下了武器。

小木匠“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硬梆梆地给邵纶磕了几个响头。

“谢谢邵伍长,谢谢几位差爷。”

邵纶摆摆手,示意他可以上去跟父亲团聚。

小木匠不顾血污,一把将老木匠紧紧抱在怀里。他鼻子一酸:“爹,这些天您老上哪儿去了?您可想死孩儿了。”

“我……我……”

老木匠结结巴巴半天,却只吐出来几个“我”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木匠心疼父亲,一边哭着,一边用衣袖轻轻擦拭老木匠额上的鲜血。接着,他又用衣袖抹掉父亲嘴角边残留的涎水。

就在他那沾满血的衣袖刚刚触碰到老木匠唇角的刹那,老木匠双眼陡然间又变成一片血红。

邵纶忙厉声示警:“快躲开!你爹又发病了!”

可惜,小王木匠正沉浸在天伦重聚的欢乐里,丝毫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危险。不提防老木匠张开血盆大口,在他的右臂上生生撕下来一块肉来。

邵纶大呼“不好”,随手将铁尺向老木匠左肩刺去,却被老木匠躲开。

邵纶再欲出手。不料,此时,从前方的永宁坊中突然传出来一阵悠扬、清晰的笛曲。

霓裳羽衣曲!

这时天色已经黑透。几人借着漫天星光向笛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隐约可见一个通身白衣的怪人正独*|*|*立在坊内一座高屋的檐角之上。这首诡异的霓裳羽衣曲正是从他手中的玉色长笛中发出的。

老木匠闻听笛声,转身便向那白衣怪人所在方向发足狂奔起来。他轻易地翻过低矮的坊墙,逃进了永宁坊中。这一下变化奇快,邵纶等人又全都被笛声所扰,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糟了!”邵纶懊恼之极,用力拍打几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大喝一声:“小五、小七!”

“在!”

“你们俩个先带小木匠回武侯铺,替我请求人马支援。”

“是!”

“苏俭,”邵纶又拍拍苏俭瘦弱的肩膀,“老木匠受了伤,肯定跑不快,也跑不远。怎么样,你敢跟我去追他吗?”

苏俭挺胸收腹,做出一个标准的大唐军姿。

“我敢!伍长,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害怕。”

“不过,”他明显犹疑了一下,“伍长,那个怪物又凶狠又吓人,难道你自己真的就一点也不害怕么?”

邵纶先是一怔,随即微微一笑。他抬起头,遥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城墙,以及那些在城墙上来回穿梭的灯笼火把,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顶盔扎甲的伟岸身影。

他于心里默道:

“杨团练,只要有你在漆州城,邵纶我就什么都不害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间:大唐至德二载七月三十日 地点:漆州北城 距漆州城破还有一百天。 最后一抹夕阳懒洋洋地照在漆州城墙上。远处...
    帝都奇妙物语阅读 669评论 10赞 26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057评论 0赞 10
  • 4. “做龙裔的随从,注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巴尔古夫蹲坐在大殿前的石阶上,“雪漫城之斧”斜躺于膝,他左手轻扶斧柄...
    新酒_阅读 69评论 1赞 2
  • 9月27日,《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放出了一段6分多钟的片花。回想《琅琊榜》第一部播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当年《琅...
    时光说影阅读 76评论 0赞 0
  • 日记班第五天。 第一次讲到了关于写作,姐夫老师说,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三万多字,改了几百遍...
    孙晓丽阅读 144评论 3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