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八十三章 内应)


目录(连载中)


第八十三章 内应

“我会见狐狸害怕?当年我在山上打的就是狐狸。”额尔宝不服气地反驳。

“你既然不害怕,那你得告诉大家你跟丢的理由。”格兰将军倔强地说。

“说就说,那个人在来之前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向我这里扔来一条煮熟的牛肉香肠。”额尔宝不惧众人嘲笑。

“懂了,他是用香肠来防狗叫的。”格兰将军喝了酒说话更无忌惮。

只听得“嗖”的声,一支剑又从古丹蓝手里送出,顷刻间寒光已在格兰将军胸口闪耀。

“大家都客人,不要大动干戈。”古丹水连忙劝阻妹妹的举动。

格兰将军却异常镇定,依然喝着壶里的酒。

“老婆,他说的没错,这根香肠做的可真好吃。”额尔宝边说边流着口水:“等我吃完香肠,那人却不见了。于是我重新爬上窗台,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干吗不从屋里走楼梯?”老婆古丹蓝狠狠地质问,看起来刚才的怒火还未消去,只有在额尔宝头上出气。

“这不走得快吗?”额尔宝悻悻地说。

“别骗自己了,你是害怕遇到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格兰将军又把额尔宝的说辞给捅破了。

“格兰将军,虽然额尔宝没看清那个人的嘴脸,但大家终究知道了凶手是个外人,而不是在大家这些人里面。接下来,大家来讨论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伊斯特万管家。”古丹水端起碗来喝了一口茶。

依海伊第一次见到这样用碗喝茶的方式。

“这个还用说,大夫你刚才不是分析过——马丁的仇家找上门来喽。”尼古拉斯禁不住说道。

“不错,这个凶手应该是来找马丁的,而且也因为是走错了房间。但这个凶手为什么就那么肯定地进入了走廊第一间……”

“那是因为你在每个人的房间外都挂了姓名牌。”依海伊和其他人都纷纷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我挂这个牌子的目的是给护理人员,送饭工人看的,而且字体不大,问题是黑灯瞎火的走廊里,凶手是怎么发现门上姓名牌?他半夜潜入美丽庄园,可以说有十足的把握找到和杀害马丁。问题在于凶手的自信源何而来——他怎么知道每个病人的姓名都挂在门上?”

“很简单,他或他的同伙曾经来过这里,实地踏看过。”格兰将军随口而出。

“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我采用挂牌的方式刚从上个月才开始。而且,知道有美丽庄园和我的人并不多,到我这里来看病的都是打打杀杀的军人或者是混走江湖的,每个人我都认识。从上个月到现在,住过庄园房间的人寥寥无几。就这几个人里,我就不认为存在着本案的凶手。”古丹水大夫异常坚决地说。

“我好像有点听出你说这些话的意思了,古丹水大夫。”格兰将军面带不悦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大家这里有人将马丁在这里治病的消息传了出去,里应外合,狼狈为奸。”

“不要激动嘛,我只是尽量合理地把所有可能都考虑进去。”古丹水安抚着格兰将军的情绪。

“这样看来,所有人都可能成为凶手的内应,”古丹青突然说了起来:“格兰将军、尼古拉斯和库什科娅妮夫人、依海伊小姐、姐姐古丹蓝和她丈夫等等,还有你大哥,抛开私情,从逻辑角度分析,你也有可能为凶手报信,说马丁正在美丽庄园,请赶快来杀。”

“小弟你尽胡说些什么?”古丹水被古丹蓝说得无的自容。

确实,谁都有可能是凶手的同伙。

“我认为古丹水大夫说的是有道理的,”尼古拉斯站了出来说:“一个没有内应的人是不会贸然只身闯进美丽庄园来搞谋杀的,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首先找人就很难,总不能一个个地打开房间,叫里的病人起床查验身份。所以,大家有理由认为这屋子里的其中一人充当了内应。”

“那么嫌疑最大的只能是依海伊小姐了。” 库什科娅妮夫人似乎急于摆脱嫌疑地说:“只有她与凶手有过正面接触,而且当时我听到了走廊上有人说话的声音,很有可能就是依海伊小姐在与凶手的谈话。”

“还有一个最具说服力的事实。”尼古拉斯接着说,“她不是一位病人——在座其他人都是因为古丹水大夫的医技慕名而来,可依海伊小姐来的有点无缘无故……”

客厅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好像在等待依海伊的反驳或者辩解。可依海伊没有说话,她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态,来表达她对库什科娅妮夫人和尼古拉斯这番话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