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十四章 多瑙河沉舸)


目录(连载中)


第十四章 多瑙河沉舸

伦泽原先的计划是走陆路,向东经瓦拉几亚,直达摩尔多瓦,但他才走了两天之后便知道步行唯艰。于是他改沿多瑙河,指望走水路过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到摩尔多瓦,从黑海的敖德萨上岸,进入立陶苑大公国,再往北到达基辅。

6月27日中午,也就是离开家乡的第三天,伦泽终于在多瑙河边等到了一艘愿意载他到摩尔多瓦的商船。条件是沿途帮助搬卸船上的棉花。

“小伙子,你一个人去哪里?”船上一位叫亚瑟的老水手问伦泽。

“我要去立陶宛。”

“立陶宛很远啊,是维尔诺吗?”

“不,基辅,我的家族在那里。”

“这一路上不安全,奥斯曼土耳其的军队经常出没。”

“亚瑟,你说奥斯曼土耳其和罗马帝国谁利害?”

“罗马帝国丧失了安纳托利亚的地盘,那里可是他的粮仓。”

“如此说来,奥斯曼土耳其渐渐占优了。”伦泽似乎对打仗很感兴趣。

“西边英格兰和法兰西打了近百年,中部神圣罗马帝国在波希米西的胡司战争结束不久,东部奥斯曼土耳其又开始蠢蠢欲动。整个世界纷争四起,战火连绵。你说谁占优谁劣势对百姓有什么好处,只希翼让和平统治整个欧洲,战争永远结束。”

“人类的进步就是靠竞争推动的,如果大家都安于现状,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希翼。”伦泽没有认同亚瑟的观点。

亚瑟不再说话,继续擦洗甲板上的鸟屎。

这天夜里,伦泽在船舱里睡得特别死,或许是因为多日的奔波,或许是多瑙河上的宁静。以至于半夜船上发生火灾他都没有醒来。

最终,伦泽是被河水灌醒的,之前他正梦见和安妮两人在德拉瓦河里游戏玩水呢——安妮是个游泳能手,一到夏天就拉着伦泽去德拉瓦河。伦泽水性比不过安妮,所以总是呛水。

“在水里别慌张,遇到突发情况就屏住呼吸,四肢不作无谓的抵抗,顺其自然就行。”安妮成了伦泽的老师。

当睡梦被惊醒时,伦泽半个身子已在水中。他赶紧游出船舱,河里零星飘浮着燃烧的木头,水手们都不知去向。

直到日后,伦泽才打听到那天晚上,这艘载了棉花的商船突然起火。训练有素的水手们都离开船舱往甲板上跑,妄图救火或逃生。可是这场大火势头太猛,货舱瞬间又发生了爆炸,造成船体倾倒,所有在甲板上的人全部被船体扣在了水下。反到原先的底舱浮在水面之上,使得伦泽捡回一条性命。

黑暗中伦泽不能分辨河岸的方向,他只有在水中拼命地挥动手臂离开失事船只。河里的风浪也不小,几个浪头迎面扑来之后,伦泽已被打得虚弱不堪,仿似一片浮萍任由河水摆布。

“不能浪费体力,不能作无谓的抵抗。”伦泽以安妮的话来告诫自己。于是他屏住呼吸,张开四肢随波逐流,过段时间抬头换口气,这样整个身体反倒浮在了河面之上。

飘浮的过程中,伦泽抓到了一块大木头,他把身子靠在这块木头上省点力气。没想到的是,这块木头上似乎还有东西——他的手碰到了一些毛发。

顺着毛发再往后摸去,居然是张冰冷的人脸。

就在伦泽认为遇上一个死人而吓得魂飞魄散时,他的脚下突然硌到了石头——他已到了河岸。

伦泽第一次看清伊丽莎白的脸是在河岸上醒来之后。这时天已大亮,初升的太阳照在多瑙河面,满眼轻雾。伦泽努力回忆自己的遭遇,不知道为什么会躺在河岸睡觉。而且身边还睡了一个年轻女子。

她满头金发,精致的脸蛋,雪白的皮肤,虽然长时间浸水,但也没有丝毫改变她的肤质。离她不远的水中,还飘浮着仅容一人的木筏,她乘木筏而来,不知要飘往何处。伦泽像个卫士,守在这个睡美人的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