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三十三章 案发之夜)


目录(连载中)


第三十三章 案发之夜

“就在我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声狼嚎。绵长凄厉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给惊醒了。山里的狼叫我在家是听不见的,所以我特别紧张。以前听伦泽说过看见屋外有狼,这次怕不要又有狼闯进来。我从床上坐起,脑子一片空白。就在这时,房间外响起一连串脚步声。很快、很轻,稍纵即逝的感觉。”

“狼嚎!真是太可怕了。按你说绵长凄厉,那可是头狼召集整个狼群,做攻击前战略部署的叫声。”耐赫特以专家的口吻说。

“我从小一个人睡,对黑夜和一些突发事情从来没有害怕过。可这天我真得不敢出去看个究竟,心里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只有大声地呼唤,试图把爸爸和大哥叫醒。”

“是的,我那天就是被安妮叫醒的。”贝拉·尼可接着说:“我睡得很死,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听到安妮后来告诉我的狼叫和脚步声。我只是听见安妮的呼叫。我马上起来,灯也不点,径直走去安妮房间。她的房间是用插销反锁的,我敲了好半天她依然尖叫,没有开门,以至于让我误以为里面还有人在,我使尽全力,用脚踹开安妮的房门,因为没有灯光,房间里除了窗外那一丁点朦胧月色,基本看不清东西。可我就感觉有个人闪出了窗外,我走到窗前,虽然不见人影,但窗帘还在微微摆动。”

“爸爸,我说过好几回了,你这是幻觉,我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也许你刚刚被我吵醒,见到窗帘被风吹动,就误以为有人跳窗而出。”安妮再次向尼可说明。

“在这件事情上我相信安妮,因为她房间里有没有,她自己最清楚,而且门是反锁的,根本不会有人闯进去。”伊卡伯爵肯定地说。

“第二天大家排除了从安妮窗户进入房间的可能,因为里外都没有攀爬的新鲜痕迹。”圣孛罗在一边做了补充。

见没有人插话,安妮继续她的讲述。

“爸爸在我房间里点亮了一支蜡烛,我告诉爸爸之前听到的声音。爸爸满不在乎的安慰我,说有时村里的狗叫也跟狼嚎差不多。至于屋里的脚步声,有可能是老鼠,也可以问问维希,说不定是他捣的鬼。爸爸说罢就吻了我的额头,让我安心睡觉,说完端了蜡烛带上房门出去了。我听到他敲了维希的房门,然后吱呀地推开,接着就是一阵惊慌失措的响动,爸爸又跑进我的房间,像一头受惊的公牛,横冲直撞,他对我说,维希死了!”

说到这里,安妮显然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从哽咽抽泣到歇斯底里。

“接下去就让马尼尔神父来说吧。”圣孛罗让人给了安妮一张椅子。”

马尼尔神父年过六十,腿脚走路没有先前利索,但这次还是被伊卡伯爵邀请上山。他站起身来,向众人行了一个胸口十字礼,然庄重地抚着《圣经》,向在场的人缓缓道来:

“那天晚上,我有些咳嗽,喘着气一直不能入睡。就在十一点左右,突然有人敲教堂的门。因为醒着,我就自个下楼开了门。敲门人就是贝拉·安妮。她比我喘得更严重,连话都说不清楚。从她前言不搭后语里,我听出她家出了大事,要我前去。我连忙叫醒侍工卡卢索,两个人跟着安妮走到她家。”

“有个问题我还是冒昧地问一问安妮小姐,”尤西将军趁马尼尔咳嗽之际向安妮提了一个问题:“当你去教堂找马尼尔神父时,你是否亲眼看到大哥维希已经死亡?”

“我无法确定大哥是否已经死亡,但我在他房间里看见俯卧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血。”安妮回答,她的情绪已经慢慢平稳下来。

“正因为我俩谁也不知道维希是否已经死亡,所以我让安妮赶快去找马尼尔神父,或许他能给大家帮助。”尼可在一边说。

“是的,我在村子里常给村民看些小毛病。”马尼尔神父继续说:“我和小伙子卡卢索来到安妮家时,尼可已把整间屋子搞得灯火通明。我关照他别把现场给破坏了,他说他除了点亮几盏油灯就没动过其他东西。”

“你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神父。”圣孛罗赞扬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