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五章 大风筝)


目录(连载中)


第五章 大风筝

时间转眼过去七年,也就是到了1444年。

贝拉家的三个孩子长成了大人,可不是嘛,就连最小的安妮也已经15岁了。

这七年里,贝拉·尼克发明了一个巨型风筝。据说制作风筝是蒙古人从中国汉人那里学来的,后来蒙古人又传给了欧洲人。不过欧洲人似乎没有热衷于做这个玩意,可能欧洲缺少制作风筝所需要的竹篾和纸。

但是贝拉·尼克却做成了一个大风筝,他的风筝翼展足有四个成年人那么长,高比两个尼克还长一头。风大的时候,如果没有绳栓,光靠一两个人的力量是不能牵住风筝的。

尼克采用了一种奇特的木材作为风筝的骨架,这种木材异常轻,是一个葡萄牙朋友赠送给尼克的。

“我的老朋友,当年在那不勒斯,全靠你给了我那两个金币,才让我回到葡萄牙,使我枯萎的生命又焕发生机。如今我去了许多地方,瞧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这个曾被尼克救济过的葡萄牙朋友,在去立陶宛敖德萨做生意的途中顺道来看望尼克。

只见他从包里掏出四根碗口大小,一米长的木条。这些看似平常的木条到了尼克手中,才让他惊得目瞪口呆——太轻了,只需一只手就能把它们稳稳托起。

“怪不得这家伙能背着四根木条长途跋涉,从葡萄牙一直来到匈牙利。”尼克暗想。

“知道我是从哪里得来这些奇异的木头吗?”这位朋友接着说:“在大西洋深处。去年六月份,我跟随里斯本的一个船队出海捕鱼。天出奇的好,连续十来天晴空万里,于是大家朝西越走越远,走了一个多月,最终踏上一块陌生的土地。那里是典型的热带气候,潮湿闷热,植物茂盛。大家用船上带的一些纺织品向当地土著人换了许多黄金,当然还有我这四条木头,最后所有船员都满载而归,可大家谁都不知道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地图上根本找不到,或许再想回去会很难。”

“你们可能发现了新的大陆,在大西洋的那一头。”尼克饶有兴致地听着朋友的叙述,不时还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

“好了,尼克,我不能在这久留。现在土耳其人的地盘越来越大,黑海也不太平,我得早去早回。回来走海路,从黑海过君士坦丁堡,再进入地中海。我已经订好搭乘的商船。欣赏君士坦丁堡雄伟的城墙是我多年的梦想。”朋友很快向尼克道别。

“愿上帝保佑你一路平安,就像以前的任何一次旅行。”临别之际,尼克将一个自己设计的八音盒送给了他的朋友。

就这样,尼克得到了四条神奇的木头,他把它们叫做轻木。有了轻木再加上丝绸,尼克的巨型风筝梦想就能得以实现了。

第一次放飞,尼克把自己家的一条20公斤重的牧羊犬绑在风筝上,凭着四月份山间强劲的风力,大风筝一跃而起,带着牧羊犬升上天空。

“是不是风筝足够大就能把人也载入天空?”维希好奇地爸爸。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从实际制作来说很困难。因为你必须有足够的动力来拉起巨型风筝,人和风筝的重量在静止情况下,光靠自然风力是不能将风筝升起的。而且即使能上天,操控也很麻烦——此时握在你手中的不是一根线,而是一根比你手臂还粗的缆绳。你能抓得住吗?”

“那么大家人类怎样才能上天飞翔?”维希紧盯着尼克问。

“得有一个动力装置,比如说是四匹马拉,将风筝拉得飞快。然后在风筝上得有操控装置,不用地下的人牵绳,这样在风筝上大家就可以改变飞行方向、高度,还可以着陆,总之这还是一个梦想,但实现梦想的这一天对人类来说不会很久,一定不会很久。”

因为三个孩子都已长大,所以尼克将屋后的一大片平地开垦成半公顷的麦田。有了这片麦田,尼克辞去了安德鲁庄园的工作,专心经营起自己的庄稼。

种植半公顷麦子不是件容易的活,虽然维希、伦泽甚至安妮都可以帮忙,但麦田太大了。

巨型风筝的诞生解决了尼克的难题。只要在有风的日子,两个人站在麦田的两头,各牵一条绳,通过几对滑轮组来操纵风筝,就可以进行风筝松土、播种、收割等工作,高效省力。

6月份通常是贝拉家最忙的月份,天气已变得炎热,尼克正等待着从南面吹来的大风,好让风筝拉动他发明的收割机。

14日,风终于大了起来。安妮将刚做好的松饼和土豆汤带到了田边。她替维希擦去脸上的汗水,拿出刚采摘下来的一篮樱桃递给维希。

“就对你大哥好,也不问你父亲累不累。”尼克嗔怪安妮。

“爸,你身体棒着呢,大哥可是昨天才退了烧的。”安妮噘着嘴辩解。

“伦泽在哪里?他没有和你一起放羊,也没有和你一起做饭吧。”尼可问道。

“二哥在屋里看书呢,他说今天外面热,会影响他学习的。”安妮带了一丝不屑的口吻。

“让伦泽做他喜欢的事,大家家里就他一个认字,将来也是他最有出息,大家应该支撑他。”维希开导安妮。

“起初他是想学希腊语的,但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识字本,教的居然是拉丁语。”安妮嘲笑着说。

“现在他有进步了,无论是拉丁语也好,希腊语也好,伦泽都不在话下,他注定是个学者。”

“他喜欢发明武器,有带瞄具的弹弓、有威力无比的燃烧弹,上星期他用黑火药做了一枚地雷,居然把一头猪炸死了,听说这头猪是乔布里斯村长家逃出来的。”安妮说得咯咯直笑。

“这又是他从那本书里学来的本事?”尼克问安妮。

“是的,他把这本书当宝贝,睡觉都放在枕头下面。真小气。”安妮说。

“伦泽倒不是小气,他只是怕书被弄丢。我曾经向他借来瞧瞧,他很大方地把书给了我。可惜我认字不多,看不懂书里的常识。”维希帮着伦泽说话。

“你这两年不也在学习吗,而且今年还开始写日记了,以后说不定会成个作家呢。”安妮对维希称赞道。

“好了,风大了,大家还是继续收田里的麦子吧。”尼克吃完了松饼,舒展着身子站了起来。炽热的阳光烤着大地,金黄色的麦子随风舞动。乡村就是这样安详和美好。

就在尼可和维希升起风筝收割麦子的时候,乔布里斯村长和马尼尔神父来到田埂边。这会,他俩的脸色似乎遭了霜打,苍白而冷峻。

“是什么事能把两位老爷请到这山上来的?”尼克拴好风筝,急忙上前迎接。

“当然是你儿子干的好事喽。”马尼尔神父面无神色地说。

“我的两个儿子一向木讷,也干不了什么好事。”尼克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盘算:一定是伦泽用地雷炸死乔布里斯村长的猪这事被发现了。唉,最多赔村长两头猪的价钱。

“老实本分?我看不见得吧。尼克,你还记得七年前天神下凡这件事吧?”乔布里斯村长问。

“有些印象,是孩子们对我说的,大家家羊群被神仙带去天堂吃了一会儿草,然后又平安地从天堂回到人间。”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乔布里斯村长随身还带着一根木条。

“这像是根轨道。”尼克不安地回答。

“你说的没错,这是一截轨道。”乔布里斯村长对尼可说:“在后山当年大家观看天神下凡的那个地方,几个村民开垦土地时,偶然发现了这条木制轨道。从轨道的新旧程度上来看,它埋在泥里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回到村向我报告,并把这截木头交给我。起先我不以为意,后来我猛地想到七年前那桩事,便有理由怀疑,那次山羊突然不见,是不是和这条木制轨道有联系。”

“这是从何说起?”尼可一脸无辜的样子,他继续辩解道:“一条木头轨道能把山羊弄到哪儿去呢。再说去年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受安德鲁爵士所托,去威尼斯买橡木桶。在没有大人的启发下,两位老爷想想看,这三个小孩能想出什么招术,将两位大人也骗了,这是多么不近情理的事啊。”

“算了吧,尼可,你不要花言巧语地来糊弄大家。你家的三个小孩都是精灵,他们让我俩坐在轨道上,然后放下幕布,熄灭火堆,暗地里这么轻轻一推,换了个角度,我俩就看不见羊群了。他们还编了个克瑞斯女神的故事来添油加醋,我俩简直被唬得一愣一愣,孩子们把我俩当驴了。”

尼可被乔布里斯村长怼得不知所措,这时伦泽恰好走了过来。

“就是这小子来向大家求情的,七年前大家按照税收,可能只要两只山羊,可现在他犯了欺瞒税款、亵渎神灵之罪,要接受法律的处罚。”马尼尔神父凶狠地说。

“不不不,他只有十七岁,还是个孩子。”尼可这下慌了神。

“他到了承担法律责任的年龄,现在就让他亲自向我坦白在七年的那个晚上,他究竟在我俩面前干了些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