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六章 命案)


目录(连载中)


第六章 命案

伦泽斜着眼,冷冷地看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在这个村里也算德高望重,但伦泽丝毫没有敬重的态度——他不喜欢一手遮天、也不喜欢一言九鼎的人,他只对敬重自己的人发出同样的表示。

“小伙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乔布里斯发现了伦泽手里有一把奇特的玩意,是用金属制作的,前面有个铁管,像是可以从铁管里发射出什么东西来。

“这叫手铳,是我刚发明的武器。”伦泽炫耀着说道。

“这有啥用?”乔布里斯继续问。

“武器当然是用来打仗的。”

伦泽从屋里出来,是为了在麦田边上试验他的新武器——手铳,却不料遇到了村长和神父。

“威力难道比骑兵的刀还要大吗?”神父问伦泽。

“我向你们展示一下手铳的威力。”

伦泽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黑色的粉墨。他告诉村长,这黑粉叫火药,引燃之后会剧烈爆炸。

随后,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小铁球,对村长和神父说:“让我先在手铳里加火药,接着我把小铁球也放进铳内。关闭铳镗,点着引线。大家当心,手铳要炸响了。”

伦泽话音未落,只听得”呯“的一声巨响,手铳里面的铁球如同一道闪电,迅速从枪膛内和铁管内飞了出去,一直飞了五十米才作了个向下的抛物线运动,落在了麦田里。

“还真有点用,如果打在近处的人身上,后果可真不敢设想。“乔布里斯被吓出一身冷汗。

马尼尔神父告诫伦泽:“小伙子,你别用这把所谓的手铳来吓唬大家。你必须当着你父亲的面,把七年前那件事情说清楚。上帝都在聆听你的声音,千万不要因为谎言而一错再错。”

“马尼尔神父,上帝的旨意你说了算。七年前的事情,它说了算。”伦泽说着,慢慢举起重新填装了火药和铁球的手铳,对准马尼尔神父。

“伦泽小兄弟,你等着,我要向伊卡伯爵报告,让他来处置这件事情。”乔布里斯撂下狠话后,拉着马尼尔神父匆匆离开。

伊卡伯爵是本地的管理者,他有一座守卫维拉尼山要塞的坚固城堡和一支100人善战的骑兵队伍。伊卡伯爵虽然年事已大,做事谨小慎微,但为人坚定刚毅,一旦下了决定就死不回头。

维希扛着一把锄子走到伦泽身边说:“你把他们惹毛了,下一步大家必须考虑如何应付伊卡伯爵的追究。”

“大不了把我抓去坐牢。”伦泽若无其事地擦拭着他的手铳。

尼可爸爸却是显得对伦泽无比赞许。

“你不亏是乌尔班家族的子孙。可既然是你的事,那也是大家全家的事,不就是七年的山林税嘛,到时候想办法找人说说情,补交就完了。”

这天晚上,尼可慎重走上阁楼,跪着向红衣盖娅祈祷:“如果你真是上帝派来拯救大家的使者,那就施展你的魔力来帮助大家吧。”

两天之后的早晨,尼可准备去佩奇镇买酒,当他打从村口路过时,听到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乔布里斯村长自杀了!他用了一种谁也没见过的奇怪武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尼可酒也不买了,他掉转身跑着回家。一路上他不断反省——自己完全低诂了伦泽的行动能力和伤害力。尽管他还是一个17岁的少年,可他在本能发作的时候,比一头公狼还要可怕。

三个孩子都在家里,伦泽和安妮准备上山放羊。

“为什么要杀害村长?”尼可一把抓住伦泽的胸口,几乎将他提了起来。

伦泽看起来一脸迷惘,他摇着头,表示不理解尼可爸爸在说些什么。

维希和安妮也质疑尼可的说法。

“伦泽怎么会去杀害村长呢?不过是山林税,又不是刻骨仇恨。”安妮帮伦泽辩解。

“现在村里都在说乔布里斯村长是自杀的,可又说他自杀是用了一种谁也没有见过的奇怪武器。这难道不是伦泽的手铳吗?”尼可狠狠地对着伦泽说。

“昨天晚上我哪儿也没有去过,我的手铳也一直留在身边。”伦泽否认了他与乔布里斯村长死亡有任何联系。“而且村里人都说是自杀了,你干吗还要特意跑来无端地指责我?”

“我只是有种怀疑你的直觉,因为两天前乔布里斯村长刚刚上门来过,他几乎揭穿了你七年的那场把戏。而你又恰好制作出了威力强大的手铳,并把手铳对准村长和神父以示威胁。”

“不管你有什么怀疑的理由,可我确实没杀村长。”

过了良久,尼可双手抚着伦泽的肩膀说:“行,我相信你这一次,因为你很少撒谎。而且如果一定要干掉乔布里斯,那还得干掉马尼尔神父……还有,能不能看一下你的手铳?”

伦泽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那把打造异精美的武器。

“这玩意是谁帮你做的?”

“村里新来的铁匠泰瑞,我把设计图给他,让他锻造镗体和枪管,他的手艺不赖。”

乔布里斯村长家是有着前后两幢二层楼房的大院子,整个院子有一米多高的围墙守护。村长夫妇和他的管家住在后院,村长父母和几个长辈住在前院。

乔布里斯村长今年64岁,是维拉尼山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6月16日这天晚上10点,他一个人在书房里莫名其妙地用右手举起一把手铳,对准自己扣下扳机。他夫人听见枪声赶到现场时,乔布里斯村长右边脸已被打烂,一颗铁珠穿透他的脸颊,直入颅内。

伊卡伯爵派来的圣孛罗先生是一位专门从事调查命案的专家,之所以把他请来,完全是因为马尔尼神父的缘故——这位神父和乔布里斯搭档管理维拉尼村已有15个年头,按照他的话来说,对乔布里斯犹如亲人般的熟悉和了解,乔布里斯有着坚强的内心,他不会向邪恶妥协,更不会懦弱到自杀。

“你是一定认为乔布里斯是被人谋杀的?”圣孛罗举着从现场取得的那把手铳,仔细端详。

“当然,他没有理由去自杀,他活得好好的,唯一令他烦恼的就是他妻子苏里亚妮,她生气的时候连魔鬼都怕。”

“但所有人——包括乔布里斯的妻子、管家阿尔米勒和几个佣人,他们都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看见乔布里斯僵硬的右手中握着这把手铳。”

“难道凶手不会把手铳放进乔布里斯手中吗?我倒有个适合的嫌疑对象,他的名字叫伦泽,贝拉·伦泽,这个年青人住在远离村子的山脚下,他行为怪癖,喜欢发明一些奇怪的武器,类似现场上的手铳也是他发明的。其他村民家不会有这个玩意。”

“单凭他发明的手铳不能认定他就是凶手,除非有人看到这个叫贝拉·伦泽的人在作案时间段出现在可能作案的地方。而且他杀害乔布里斯的动机是什么呢?”

“动机是乔布里斯发现了他在七年前有故意偷税的行为,而且要到伊卡伯爵那里去告他全家。”

“伦泽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是户主贝拉·尼可从佩奇镇上领来的孤儿,虽然没接受过教育,但伦泽从小就是个鬼灵精。”

“呃……七年前他才十岁就知道偷税了?” 圣孛罗放下手铳,淡淡一笑,显然他并没有把伦泽放在心上。

他向神父谈起了本案的一些经过证实了的事情:“昨天晚上,乔布里斯一家是在6点30分用的晚餐。据他夫人说,他胃口不好,只喝了一小碗稀燕麦,然后一个人上楼进了书房。”

“这两天他身体状况确实有些异常,”神父说道:“前天从伦泽家回来的路上,他就对我说,今天走了这么一段山路感到很累,腿也直哆嗦。”

“乔布里斯还对家里人说,晚上他得等个朋友,商量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尽量别来书房打搅他。”

“那么案件不就明白了么?他等的朋友是谁?只要问一下守门的仆人就知道了。”神父立即打起了精神。

“没有朋友,当天晚上没有任何人来拜访乔布里斯先生。” 圣孛罗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