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的大国:中美关系的未来》解读

关键词:合作 竞争 共存 现实主义 自由主义 建构主义

字数:3030,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大家好,今天要给大家先容的书是《纠缠的大国:中美关系的未来》

从川普政府上台之后,美国重新调整了对华战略,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之后的中兴、HUAWEI事件,中美贸易摩擦,让中美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在此次疫情期间,川普甚至称新冠病毒为“Chinese virus”,未来中美关系似乎更加扑朔迷离。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关注的双边关系,也是最为复杂的双边关系。一方面,中美之间在战略、外交、经济、社会、学问等诸多领域有合作。中国和美国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苹果企业40%多供应链企业放在中国;约37万留学生在美国高校就读,中国则吸引了2万美国留学生;

另外一方面,由于中国的崛起,中美双方在很多领域存在着直接的竞争,而且竞争在不断加剧。比如中美谁来主导亚洲,导致的力量博弈;在人工智能、5G领域的竞争;

什么是影响两国关系的要素?什么是驱动中美关系发展的动力?未来中美两国之间,到底将走向何方,这正是本书所要探讨的。

本书由沈伟编著,别误会,这是一位美国人的中文名。他是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 现任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这本书是他组织15位中美问题研究专家进行专题文章撰写,然后汇编而成。

基辛格对于本书给与了充分的肯定,他对本书的评价是:分析了中美关系的方方面面,专家学者和大众读者,都能从这部重要的著作中得到很多启示。

编辑认为,国际结构和相互依赖,依然是当下和未来中美关系的主要特点。中短期来看,两国纠缠在一起,存在广泛合作,但与此同时,两国之间的竞争不断加强。这种合作与竞争交错的景象,编辑称之为“合作性竞争”。

但是,当下这种合作-竞争的混合关系中,合作与竞争之间的平衡,从前者向后者转移。编辑将这一新阶段中的中美关系,称为竞争性共存。

中美关系最大的挑战在于,对竞争的控制,避免使之发展到冲突的边缘,同时真正地扩展合作。中美这两个纠缠的巨人发现,他们越来越难以共存——但是他们又不得不这么做。

这本书有两条线,来组织各位编辑从整体上对中美关系的过去、现状和未来进行阐述。第一条线,就是影响中美关系的要素,本书从历史、理论、国内、双边关系、地区、全球等7个方面来看待中美关系要素的变化。

第二条线就是理论框架,通过国际关系三大理论——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来说明当下的中美关系。

我将会从四个方面来给大家解读这本书:

首先,我会给大家简单先容下国际关系三大理论,因为专家们是从这三个角度出发去阐释中美关系,对于理论有了初步了解后,有助于大家理解本书的观点和论证。

第二,中美两国国内因素,对双边关系的影响;

第三,从更大的层面,也就是地区和全球的角度,来看待其中的中美关系

第四,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展望

一、国际关系三大理论框架

先给大家先容下现实主义,在生活中,大家常常说某个人很现实,实际上,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现实主义共同的假设是:人性是悲观的,国家是国际关系中的主要行为体,强调结构和国际体系。国家有固有的不安全感,以保障安全为首要目标。

现实主义者将权力政治视为零和博弈,由此就会推断出,中美之间必然会存在剧烈的冲突。

自由主义基于社会进步、道德、理性和伦理,因此,自由主义者认为权力的追求可以得到约束,国家之间并非零和博弈,他们致力于建立一个公正的世界,深化国家之间的联系,并通过制度化的规范和法律,来约束行为。

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强调物质性因素,而建构主义强调观念的作用,个人和国家认同的转变,是建构主义分析的重要步骤。观念是可以建构,并且变化的,通过找到两个国家互相都可以接受的行为规范,则可以稳定两国的关系。

二、中美两国国内因素

长期以来,由总统和政府来主导美国政策的制定和实行,是一种主流模式。由于专注于国际政策,总统和政府往往并不关注国内因素。美国国内因素,包括国会、舆论、媒体、智库、利益集团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两国安全、经济和政治问题的突出分歧上,并且对政府产生周期性的影响。

除非中国切实改变这些相冲突的政策和行为,否则美国国内因素,将继续阻碍中美关系的实质性发展。

中国外交政策的制定,是由最高层来完成。但是现在有更多的机构参与到政策制定当中来,使得政策制定过程更加复杂。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外事领导小组、外事办公室、中联部、国务院系统中与对外事务联系紧密的部委、军队系统都对中美关系发挥着作用。

同时,社会力量对中美关系政策提供了些许的可能性,其中一个重要的变量是互联网和网民,因为它们彻底改变了政府和民众互动的方式。

政策制定过程中参与者激增,以及中国社会中存在不同的利益和想法, 让中美关系因为国内因素而日益变得复杂。

三、中美在地区和全球舞台上的关系

在亚洲,中国的崛起,以及它对朝鲜半岛局势和南海问题的反应,令其邻国感到不安。而美国也越来越愿意为这些国家提供它们所需的支撑。

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洲”受到东亚各国的欢迎,但川普上台之后,出于对本国利益的考虑,在经济上并没有给与其东亚盟友更多的支撑,未来亚洲地区的关系,可能是一种混合体的新常态。既不像一些人所担忧的那样,随着中美对抗进入一个新时代,也不会像另外一些人所想的,回到合作的轨道上来。这种新常态,或许是一种更趋向现实主的大国间关系,而不是在夸大的敌意和天真的友谊之间摇摆。

在台湾问题上,中美关系的基础是建立在三个联合公报措辞模糊的文件上的,在推动两国关系的同时,也埋下了深深的不信任。

中国要求美国敬重过其主权,也勉强接受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非官方联系,但对任何可能使台湾地位升级的行为,都会进行抗议。

而美国愿意断绝与台湾的官方关系,却不愿停止给与它一些实质性的好处。

如果中美关系未来是大国竞争的场景,台湾问题在两国关系中的位置,可能不再是一个独立的问题,而是成为大国较量中的“人质”。

这次香港事件当中,台湾趁机加强和美国的联系,并且引起国际社会对台湾的关注。而一场新冠病毒的黑天鹅,让欧美国家自顾不暇,也淡化了台湾的发声和态度。

中美在欧洲、中东、非洲、以及拉美地区的影响和政策,中国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在增强,但是仍然无法和美国相比。两个国家在上述地区各行其是,彼此之间不存在互动,尚未进入实质性的战略竞争中。

但这并不是说双方不会相互警惕,美国政府密切留意中国在这些地方的外交、军事和商业活动。中国也在小心翼翼的避免损害美国在这些地区的利益和资源。

尽管中美在同一个全球化舞台“跳舞”,但却都是在“独舞”。一旦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或者在亚洲陷入敌对的战略关系,这种局面可能发生改变。

四、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展望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在国际体系中将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虽然双方进行了管理竞争、促进合作的努力,但最终结果还是让中美双方都认为,两国的关系本质上更趋向于竞争,彼此间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

未来,在竞争、合作和对抗这几种情形,哪个会相对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流?或者是三种形式的混合?

中美之间的受制于现有的国际体系,一方面中国受益于现有体系,需要借助体系中的规则进一步提升影响力,由此,中美产生了结构性的相互依赖;另外一方面,由于这种相互依赖,也激发了已有的分歧,并且催生了新的警官证。

因此,中美再恢复到合作关系,以及对抗的可能性,都不是太大。这样中美关系未来最可能出现的是以竞争为主,夹杂合作和不和的混合状态。这种混合状态的配比,将会由双方的行为所决定。

中美关系将被两国高层的缺乏互信所影响,尤其在竞争和不和最强烈的问题上。中美两国关系未来的进展,是对两国领导人智慧的考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