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二十一章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目录(连载中)


第二十一章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伊丽莎白和伦泽乘上一驾四匹马拉的金色皇冠马车。车厢宽敞豪华,四个美轮美奂的天使雕塑立在四根车柱上面,代表着四方神圣保祐着布诺森林。

车厢内顶画着一幅云杉呈祥图,伊丽莎白告诉伦泽,这棵云杉长在布诺森林的奥哈马峡谷,树高80米,树龄据传已有一万年,是布诺森林的百树之王,镇林之宝。

伦泽挨着伊丽莎白而坐,身子靠在松软的绸面座椅上,他闻到了一股淡雅绵长的芳香。

“你感觉到香味了吧,这是产自东方真腊国的一种香料,名叫沉香。这种香料的形成很特别,它是因为沉香树的树干损伤后被其他物质寄生,并使树干里面的淀粉产生一系列变化,形成香脂,经多年沉积而得。由于每棵沉香树的生长时间、过程、地理环境及品种的不同,受伤结香的条件各异,所以酝酿的油脂和香韵及颜色也各不相同。”

伊丽莎白人不大,但世面却好像见得不少。当她对沉香侃侃而谈时,伦泽完全不知道在遥远的东方,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马车在狭小崎岖的森林道路上行驶,但伦泽感觉不到有特别的颠簸。伊丽莎白秀美的肩膀随着颠簸不时地靠在伦泽手臂上,加上沉香那种异域奇特的香氛,不禁使伦泽沉迷留连。

车窗外的阳光被浓密树荫完全遮挡,除了马蹄和车轱辘声,四周一片寂静。

“大家这是要到哪儿去?”

“去见一个人。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我只会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带去见他。”伊丽莎白把话说得很拗口,伦泽简直不能听懂。但见她说话的严肃神态,伦泽知道她并没有在开玩笑。

随着马车的飞奔,树荫越来越浓,后来几乎成了一个黑暗的世界。最后,马车在一棵直径十多米粗的黑松面前停了下来。两名骑士下马替女王打开车门,另有两个早已守候在大黑松前的仆人举起火把,为女王照亮脚下的道路。

伦泽还是跟着伊丽莎白,这个比自己小一岁就当上国王的女人充满了诱人的神秘气质,使伦泽心甘情愿地追随。

仆人用力打开黑松树干上的一扇门,这扇门恰好可以容纳一人通过。两名骑士、两名仆人,女王鱼贯而入。

伦泽对树洞里的一片漆黑怀有天然的抵触,但见伊丽莎白进去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这棵看上去枝叶茂盛的大黑松树干居然是空的,而且里面还有一条通往地下的细长石阶。一行人只是凭着微弱火光低头走路,谁都没有说话。

伦泽默数了四十级石阶后,一扇厚重的石门出现在通道尽头。两名仆人分别出取钥匙,插入大门两侧的锁孔,然后旋转门上的两个把手,嘴里还念念有词,听似是在向一位尊长问候。

石门吱吱嘎嘎的开启了,里面漆黑一片,但可以感觉是间大屋子。伊丽莎白神情肃穆地第一个跨过石门,其他人紧紧跟随。

仆人点燃屋子里面的一盏油灯后,其余油灯自动亮了起来。不多时,整间屋子已是灯火辉煌。

伦泽环顾四处,屋子被装饰成宫殿的样子,中央有一个王座,王座两侧各陈列了十二副执矛的武士铠甲。最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幅幅肖像油画,那么多肖像几乎画的是同一个人——一个头戴皇冠,手执权杖,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男人。

“他是我的父亲苏克,我把你带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他。”伊丽莎白对伦泽说。

“你怎么不早说,既然是见国王,我这副衣衫褴褛的样子多不礼貌啊。”伦泽埋怨道。

“你不必介意,因为我的父王已经在七年前去世了。这是他的墓地,你来到这间屋子也就算拜见过他了。”

伊丽莎白话音一落,屋里一片寂静。

过了许久,伦泽才以颤抖的声音问:“你父亲看上去好像并不老?……”

“大家都认为他是自杀的。”伊丽莎白带着不屑的口气说。

“自杀!”

“是的,大家都知道我父亲是因为丧妻郁结,自尽身亡。”

“不可能吧?”伦泽轻声叹息。

伊丽莎白和随从却被他无意间说出的四个字所惊奇。

“为什么不可能?”伊丽莎白反问伦泽。

“这……”伦泽看了伊丽莎白的随从。

伊丽莎白领会伦泽的意思,马上屏退骑士和随从。石门重新被关闭,屋子里只剩下伊丽莎白和伦泽两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