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心灵隧穿(第十一章 维拉尼山的猫头鹰)


目录(连载中)


第十一章 维拉尼山的猫头鹰

在回村去的路上,伦泽和安妮又有了一个难题——村子究竟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伦泽和安妮把所有人都盘算了一遍,就是想不出来。村子里的人虽然有的不熟悉,但如果一个光头、脚有点跛的年青男人,应该谁都知道。所以,村子里没有这个人。

“会不会是外村的?”安妮猜想道。

“离大家最近的是佩奇镇,再远的村,平时就不大往来,更不会有人特意过来惹事生非。”伦泽判断。

“那该怎么办?”

“别急,我想到了一个人,他号称维拉尼山的猫头鹰。”

“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铁匠泰瑞。”安妮笑着说。

“是的,村里有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可他平时一声不吭,除非有人请他喝酒才肯唠叨几句。”伦泽无奈地说。

“我有办法让他说话。”安妮似乎有了十足的把握。

泰瑞的铁匠铺在维拉尼村的正中央,每天一早,所有村民都会听到从泰瑞那里发出的动听、悦耳、清脆并富有节奏的打铁声。而这种独特的声音,必须是泰瑞喝完两杯葡萄酒后才能发出的。所以哪天铁匠铺的声音突然不那么动听,那么一定是泰瑞没有喝上酒的原因。

“泰瑞伯伯下午好啊!有件遗憾的事情不得不向你述说。”一走进铁匠铺,安妮就先发起话来。

“在我泰瑞眼里,没有遗憾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你上次不是为伦泽打造了一把手铳,对吧。大家都爱不释手,都认为你是全村乃至整个匈牙利最好的铁匠。可今天大家到佩奇镇遇到了一个卖手铳的商人,他偏偏说这一带有个光头年青和尚才是做手铳做的最好的,而且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他就是经常从和尚那边进的货。”

泰瑞放下手中的打铁锤,眼睛瞪着安妮,令人望而生畏。

“亲爱的安妮,你就直说要找一个光头的和尚,问我有没有见过得了,采用激将法来对付我,你俩孩子还嫩点。”

听到泰瑞这句话,安妮和伦泽顿时喜出望外。

“在上个星期,大约是15日那天下午,有个陌生男子从外面走进村子。起初,我只看见背影,以为是你。小伙子,他身材长得和你挺像,但正面留了大胡子。”泰瑞对伦泽说。

“和尚怎么会和我长得一样,而且和尚怎么会留大胡子呢?”

“你听我继续说下去,这人大热天还带着一顶弗里吉亚帽,所以正面是看不出身份的。他汗如雨下,身上还背了一个大布口袋。他看见我在观察他,便朝我走了过来。进屋的时候,他那顶弗里吉亚帽被门上一根钉子勾住了,以至于他露出了光光的脑袋。”

“光头的人有好多,你怎么判断他是个和尚呢?”安妮不解地问泰瑞。

“这可是他自己告诉我的,这人因为帽子被勾走而显得有些尴尬,他意于向我说明,说自己是个修行的和尚,从土耳其来,到波希米亚去,今天路过此地,想进来问一下去德拉瓦河如何走。”

把泰瑞的描述同波斯人说的作了一番比较后,伦泽认为他们讲到的和尚就是同一个人,于是暗自窃喜。

“我指明了他要去的路,并给了他一勺水,看他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的样子,知道他渴坏了。他喝完水,又重新戴好他那顶帽子,走出了铺子。我从没见过和尚,那天才知道原来和尚也没什么特别。”

“这个人为什么要告诉你他的身份,我想他一定为了防止戴帽而引起人们的猜测,所以抢先说了他是个和尚。”安妮分析道。

“他穿了什么衣服?”

“一件白色防晒的大布袍,这衣服夏天穿挺合适。”

“他走路怎么样,是不是有点跛?”伦泽最后问。

“是个正常人,两条腿很利索。”

从泰瑞的打铁铺出来,伦泽觉得今天收获不小,至少有那么外来的和尚,在案发前的两天来过村里。唯一遗憾的是,打扮跟波斯人讲的不一样。但这不是件要紧事,衣服随时可以更换。

“接下去的事情就简单了,和尚去德拉瓦河边遇到了一个孩子,然后将放有手铳的盒子交给他。”伦泽按照之后发生的事情进行推理。

“是的,和尚还冒充你的名字,因为长得和你挺像。”安妮补充道。

“和尚让这个孩子把盒子转交给乔布里斯村长,并给了一把带瞄具的弹弓作为报酬……真奇怪,这个外来的和尚怎么会有我的弹弓呢?”伦泽百思不得其解。

兄妹忙活了一天,回到家里,简单吃了一些面包后,两人为营救父亲和大哥发起愁来,因为他们对查找凶手不再抱有乐观的态度。

“大家得找到那个小孩,可圣孛罗没有告诉大家小孩的名字。”伦泽盘算着。
“要找小孩也简单,条件是本村的、住在德拉瓦河边。送了一个盒子给村长。”安妮说。

第二天,按照安妮的办法,两人果然在河边找到了男孩休易,也见到了那把弹弓,这确实是伦泽丢失的那把。

男孩休易的父亲对伦泽很不友好,抱怨他带来的那个盒子里装满了邪恶和晦气。

“可是那人不是我,那人是个和尚。”伦泽急忙辩解。

休易盯着伦泽看了半天,还是不能很肯定的说:“我忘了那人和你有什么区别,除了身上的衣服,那人好像穿了一件短衫,是用亚麻做的,还戴了一顶尖帽子,热得额头直冒汗。”

“听说他送了你一个盒子?”伦泽问。

“是的,长方形木盒子,前后居然有两个盖子,而且似乎都可以抽动。”休易把对圣孛罗说过的话又对伦泽讲了一遍。

“他除了要你送那个盒子之外,没和你谈些别的吗?”伦泽问道。

“没有,他来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走的时候只是对我说‘愿主保佑!’不过说了一半就打住了,好像说错话一样。”休易对此举动还记忆犹新。

告别休易,伦泽和安妮定下了第二步计划——去附近佩奇镇的尼尔斯马戏团找一个和伦泽长的相像的人。

“你为什么确信和尚在马戏团里?”安妮不解地问。

“他的帽子、换衣服、大口袋还有他会装跛脚走路,完全是个小丑演员。而且据我所知,放手铳的盒子,那是变魔术用的道具。”伦泽自信地回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