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宋代慧开禅师的《颂古四十八首》之十九,短短四句偈语,道破禅机。

其诗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如果一个人的心头,不为碌碌尘事所累,以一片清朗明撤的心境,品味寰宇四时更迭,遍观天地春秋代序,终致物我两忘,则可谓超凡入胜,得闲适之臻境。

忙里偷闲,是人生大智慧。唐代诗人李涉《题鹤林寺僧舎》中有言『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清闲无事,坐卧随心,听松涛阵阵,赏檐雨连绵。

『闲之一事,讨了无万便宜。』此番便宜,乃是心境使然。

闲雅会暮雨,幽情知冷风。


何为豪侈?

或谓之曰『钟鼓馔玉』,亦或谓之曰『宝马雕车』。其实不然,此番豪侈,皆为下品。

不过迷恋于物外者,真正的豪侈,乃闲适者。闲适是一种心境。心静,则万物可得。

心境之修养,则在于自身。

或读书,或思考,或茶席共叙,或邀友同游。

皆能让人心临平湖,涵养万千。

正如明代陆绍珩《醉古堂剑扫》中所言:『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熟大于是。

张潮在《幽梦影》中提到:『富贵之劳悴,不若安闲之贫贱。』

静室内一柱沉檀,一盏清茗,一段古曲,一册好书;啜一口清茗,读得册书几页,听南曲妙音,惬意至心。

当心明性澄之时,如旧时于陋室内捧读,无需清盏香茗,无需檀香妙音引领入境,自是心生莲香,清宁详和。

若至无人幽谷,兰香馥郁而起,萦绕尘土,靡之苍穹。

倦时,则“高卧闲窗,绿阴清昼,天地何其辽阔也。”

让心沉静,予人予己以闲适。

至夜时,让自己与心灵对话,心静如临烟渚。

人泊孤舟,夜永清寒,唯剩江上明月。如舟楫轻摇,与君泊岸,休憩身心。~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